搜索 解放軍報

關注火力精打作戰新趨勢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郝 飛 邵惠文 王利利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3-18 07:00

關注火力精打作戰新趨勢

■郝 飛 邵惠文 王利利

閲讀提要

●人工智能不僅提升了發現精打目標的能力,而且可以對目標進行生物、影像等特徵識別和動向預測。

●不斷顛覆傳統認知的新手段,將在未來充分滿足不同作戰背景下精打各類目標的火力運用需求。

●火力精打的手段能力全方位躍升,將提供更多行動樣式選擇,能夠在“全頻譜衝突”中發揮重要作用。

伴隨信息化時代到來以及精確制導武器發展,精打要害作戰樣式日臻成熟。精打作戰本質上屬於大體系支撐下針對特定目標的精確火力毀傷行動,因其隱蔽突然、小打製敵、小打懾敵的顯著優勢而備受重視。火力精打作戰一般遵循“發現識別-跟蹤監視-火力打擊-效果評估”的作戰流程,指揮控制活動貫穿其中。可以預見,隨着軍事智能化程度不斷提高,這一作戰流程所依賴的偵察情報保障能力、指揮控制能力、火力打擊能力將實現全方位的躍升,火力精打作戰將呈現更多新的行動樣式。

全維化智能態勢感知將高效發現判定精打目標

未來智能化作戰,無人作戰裝備的地位提升,大量結構各異、功能不一的無人偵察平台可以從時間、空間、電磁等多個維度補充傳統偵察體系的“盲區”,進一步完善覆蓋戰場全域多維的偵察體系。隨着單個節點智能化水平和戰場異構信息融合能力的提升,偵察體系的智能態勢感知能力將逐步體現出更高效能的“羣體智慧”。基於大數據挖掘技術以及圖像識別、自然語言處理、機器學習等人工智能算法,可以對各類傳感器的偵察情報、互聯網開源情報等多元異構的海量數據實現分類匹配,並進行認知搜索和數據挖掘,不僅使發現精打目標的能力大大提升,甚至可以對目標進行生物、影像等特徵識別和動向預測,進而更加精準高效地保障精打行動。2011年,美軍就是通過大數據分析搜尋到了本·拉登的蹤跡。這體現出基於大數據的人類行為關聯算法在情報信息挖掘領域的潛在能力和應用前景。不斷提升的智能化戰場態勢感知和情報信息認知分析能力與人的思維認知和經驗判斷相結合,可以精準判斷因作戰需要精打的敵作戰指揮體系核心和關鍵目標;或在面對敵方以無人、有人/無人協同等方式進行作戰時,針對敵去中心化的分佈式智能作戰體系,精準判定其“智慧之源”及相關影響因素,有效遂行對敵“機器大腦”的火力精打等。

深度化人機融合將大幅提升精打指揮控制效能

火力精打作戰的打擊目標特殊、戰略性強,其“打不打”“何時打”“怎麼打”的決策必須由人決定,之後即可依靠人工智能全面提升作戰行動的指揮控制效能。在作戰籌劃方面,通過泛在戰場網絡、智能輔助決策和分佈式部署的終端智能平台等構建作戰雲,基於模型和算法的智能“雲腦”通過小樣本學習即可獲得初步的自主規劃任務能力,並將通過更多的樣本和數據快速自主進化;智能“雲腦”實時感知戰場態勢和多域存在的武器平台位置、狀態、能力等信息,直接在平台級協同規劃火力任務,而後既可基於規則自主行動,也能可視化呈現任務方案以供指揮員快速定下決心。在行動控制方面,通過“平行系統” 和戰場智能感知以及彈(機)載等平台智能模塊和雙向數據鏈通信,靈活調整人與作戰迴路的關係,實現發射後“管”與“不管”隨機應變。智能化條件下火力精打行動的指揮控制,將依靠戰場“雲腦+終端智能”的支撐,通過戰場物聯有機融合分佈式的態勢感知和火力打擊等智能節點,實現從“殺傷鏈”到“殺傷網”的躍升,並將不斷提升“殺傷網”的動態自適應、自重組能力,最終在武器平台級實現異構節點自主跨域融合作戰。基於此,在單個智能火力平台於大體系支撐下由自身智能實現“節點級”OODA循環的同時,戰場全維的OODA循環還將閉合於戰場全域空間的大量異構節點之中,可大幅提升火力精打行動的反應速度、打擊效能和體系穩定性。

多樣化火力手段將能夠滿足精打不同目標需求

智能化作戰背景下,綜合考慮火力精打的特點需求和相關技術的發展預期,以下幾種火力手段的發展趨勢將能夠顯著提升其作戰效能。其一,火力打擊手段高超聲速化。速度的提升是歷次軍事技術革命對戰爭的主要共性影響之一。高超聲速火力打擊手段將有效縮短“射手-目標”所消耗的時間,進一步滿足智能化條件下精打敵方關鍵目標、時敏目標對速度的需求。此外,高超聲速武器依靠其自身動能,配合不斷優化的鑽地戰鬥部技術,還可對深藏地下的人員或指揮類目標實現更加高效的毀傷。當前,世界軍事大國無不把高超聲速武器作為重點發展領域,不僅着力謀求高超聲速領域的技術優勢,還力圖實現針對對手的量產優勢。其二,智能化賦能制導武器。人工智能不僅將通過融入導航制導、動力管理、電子對抗以及引信、毀傷等技術進一步增強制導武器的命中精度、突防能力和複雜戰場環境適應性,有效降低附帶損傷,還能夠賦予制導武器自主認知、決策和任務規劃等能力,使制導武器的作戰運用更加靈巧,能夠在自主發現識別、跟蹤監視目標的基礎上實現即時打擊,可為精打兼具機動性、時敏性、高隱蔽性等特點的目標提供穩妥可靠的解決方案。當前,俄軍“鋯石”導彈等諸多制導武器因不同程度具有自主威脅感知與規避、自主目標識別與價值評估、自主決策與任務規劃以及多彈網絡化協同等功能,而被視為已經初具“智能”的制導武器系統。其三,無人作戰平台功能多樣化。隨着智能化程度的提高,以及相較於有人作戰平台的獨特優勢,無人作戰平台既可以用兼具隱身、長續航以及多種作戰功能的“高端”大中型察打一體無人機,代替有人戰機或實施有人/無人協同作戰,還可以用大量功能單一、“低端”廉價的無人平台“組團”參戰,也可以用小微化的仿生機器人遂行更加靈活隱蔽的自主打擊行動等。空天無人作戰飛機、大型無人機、低成本無人機羣等出現,都表明了無人作戰平台多樣化的發展趨勢。這些不斷顛覆傳統認知的新手段,將在未來充分滿足不同作戰背景下精打各類目標的火力運用需求。

全譜化火力精打將逐步呈現更加豐富的行動樣式

在火力精打的手段能力得以全方位躍升的條件下,通過創新重塑行動樣式,火力精打將能夠在“全頻譜衝突”中發揮重要作用。一是遠程跨域閃擊精打。這主要運用多域分佈式部署的各類高超聲速武器、定向能武器以及在空巡邏待戰的空天飛機、大中型察打一體無人機等戰略性武器裝備,根據戰場態勢和彈頭特性從多域存在的火力平台中選取一種或多種打擊手段,對敵重要價值目標實施極速火力打擊。該行動樣式通過戰場廣域物聯和泛在“雲”網支撐,可在分佈式部署的武器平台之間實現跨域協同,能以極快的作戰流程運轉速度從遠距離對敵進行非對稱打擊;既可用於開戰初期或戰中關鍵時節以迅雷之勢摧毀目標,也可在其他作戰力量無法或尚未部署的地域,捕捉稍縱即逝的精打時機,且戰且懾,有效推動戰局發展,直接支撐戰略目的的達成。這通常應用於混合戰爭及更高強度規模的軍事衝突或戰爭。二是機動巡弋伺機精打。這主要運用具有一定巡航能力及自主態勢感知、自主目標識別、自主/在線任務規劃、協同組網等智能化無人作戰平台或制導武器,在發現或預判精打目標行蹤後即可投放至任務地域機動巡弋,依靠彈(機)載傳感器和智能模塊自主精打目標。三是“獨狼”侵入待機精打。這主要運用單機、單車或單班組兵力運送/攜帶小微型無人作戰平台、仿生機器人等智能化武器至預定衝突地域隱蔽待機,展開行動時,這些智能化武器可以利用自身“形體”優勢,選擇合適的時間、地點隱蔽接敵,並以適當的毀傷威力祕密摧毀目標。其實質是傳統火力精打與兵力精打在智能化條件下的有機融合。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