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一場跨越時空的探訪相遇:品讀革命先烈的"宣誓書""絕命書""託孤書""請戰書"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 龍責任編輯:王韻
2021-03-17 07:12

百年初心耀蒼穹

■王 龍

在艱苦卓絕的革命征途中,一段段撼人心魄的革命誓言,鑄就了共產黨人的信念和忠誠,凝聚着理想信念的執着追求,積澱着豐富深廣的精神內涵,構築了共產黨人百年奮鬥的精神譜系。

今年,因為創作的需要,我閲讀梳理了大量革命先烈留下的誓言和遺言。這是一場跨越時空的探訪相遇,也是一次精神淬火的激盪共鳴。那些九曲迴腸、動人心魄的“宣誓書”“絕命書”“託孤書”“請戰書”……既是一部中國革命歷史的真實見證,也是一部黨史學習教育的生動教材,宛若歷史蒼穹下閃耀的羣星,不僅藴藏着我們黨“從哪裏來”的精神密碼,更標示着我們黨“走向何方”的精神路標。

“宣誓書”:堅定執着的理想信念

“犧牲個人,言首泌蜜(嚴守祕密),階級鬥爭,努力革命,伏(服)從黨其(紀),永不叛黨。”這是今天中國國家博物館珍藏的一份入黨誓詞,也是中國共產黨現存最為獨特的入黨誓詞。這份誓詞 24 個字中有 6 個錯別字,飽經滄桑、陳舊模糊,但目睹者無不深深震撼於書寫者賀頁朵對革命的堅定信念、對黨的無限忠誠。

寫下這份“宣誓書”的賀頁朵只是一位農民出身的普通黨員,他沒有多麼氣壯山河的革命故事,也沒有什麼可歌可泣的英雄壯舉。但這是井岡山斗爭時期保存下來的入黨“宣誓書”。

千萬不要小看了賀頁朵這一行為的意義和分量。要知道,這在當年要冒着多麼巨大的風險啊!

1929年1月,為粉碎國民黨軍隊的“會剿”,毛澤東、朱德、陳毅等率領紅四軍主力離開了井岡山,到贛南、閩西開闢新的革命根據地。不久,井岡山被敵人佔領。從此,白色恐怖籠罩了500裏井岡大地。

1929年5月,中共蓮花縣委書記劉仁堪遭叛徒出賣被捕,敵人以高官厚祿對劉仁堪進行誘降無果,遂將其舌頭殘忍割掉,劉仁堪非但沒有屈服,反而用腳趾蘸着自己流下的血寫下了“革命成功萬歲”六個大字,最終慘遭殺害。

與此相似,在井岡山斗爭時期擔任中共永新縣委書記的劉真也犧牲得十分壯烈。1929年7月,劉真不幸被捕,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嚴刑拷問,劉真巋然不動,最後只有一句話:“我生是共產黨人,死是共產黨魂。要殺便殺,決不會同爾等反革命為伍!”敵人竟將他放入熬樟腦油的木瓦器裏活活蒸死,劉真犧牲時年僅23歲。

在這種風聲鶴唳的嚴酷環境中,賀頁朵依然牢記自己共產黨員的身份,牢記在入黨儀式上的誓言。為此,他一直冒着殺頭的風險保存自己的入黨誓詞。在無數個漫漫長夜裏,這份入黨宣誓書就像一盞明燈,照亮了他前行的路,照亮了他頭頂上的黑暗。

1956年,謝覺哉參觀中國革命博物館,看到了賀頁朵保存的這份入黨誓詞。這位老革命家十分感慨,特意撰寫了《一個農民的入黨宣誓書》的文章。他飽含感情地讚揚道:“賀同志在寫這張布質的入黨宣誓書時,不是照着底稿寫的,而是記述了這幾句話。他雖然寫了一些別字,這些別字並不減少它陳列在革命博物館的意義,相反,使人感到它忠實可愛可貴。”

崇高的理想,堅定的信念,是中國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穿越百年時空,我們彷彿聽見李大釗慷慨激昂的誓言“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聽到瞿秋白赴難時從容地説“為中國革命而死是人生最大的光榮”,聽到方誌敏在獄中那雷霆萬鈞的吶喊“敵人只能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

多少共產黨員在就義前慷慨高唱《國際歌》,多少英烈犧牲前昂然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他們在烈火中、在刑場上留下的“宣誓書”,是不懈追求的理想、生命書寫的信念;是熱血沸騰的吶喊、永不磨滅的希望;是滿目血淚的叮囑、感人至深的託付……一封封擲地有聲、豪情滿懷的“宣誓書”,再現了革命先烈忠於黨、忠於人民的赤膽忠心,表達了他們對革命必勝的崇高信念。這些穿越漫漫時空的豪邁誓言,用生命詮釋了對黨、對祖國、對人民的無限忠誠,永遠激勵我們踐行初心使命,創造輝煌未來。

“絕命書”: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

翻開一部浩如煙海的紅色書信史,我發現其中數量最多、也最撼人心魄的就是一大批革命先烈留下的“絕命書”。閲讀這些悲壯訣別的最後遺書,會讓人真切地感受到革命志士前仆後繼的崇高人格和信念力量。其中,陳覺烈士留給妻子趙雲霄、趙雲霄烈士又留給女兒小啓明的遺書,最令人潸然淚下,過目難忘。

“雲!誰無父母,誰無兒女,誰無情人,我們正是為了救助全中國人民的父母和妻兒,所以犧牲了自己的一切。我們雖然是死了,但我們的遺志自有未死的同志來完成。‘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死又何憾。”

這是烈士陳覺寫給妻子趙雲霄的“絕命書”。1928年秋,共產黨員陳覺與妻子趙雲霄先後被捕。在獄中,他們經受住了國民黨的威逼利誘,堅貞不屈。國民黨當局無計可施,宣佈判處他們死刑。由於趙雲霄有孕在身,被延期行刑。10月10日,陳覺在就義前給妻子留下了這封“絕命書”。

陳覺的這封信篇幅不長,但字字含情,句句血淚。當談到尚未出世的孩子時,這位未來的父親如同萬箭穿心,但“為了救助全中國人民的父母和妻兒”,陳覺義無反顧地選擇了犧牲自己的生命和親情,他相信:“我們雖然是死了,但我們的遺志自有未死的同志來完成。”同年10月14日,也就是寫完這封信的四天之後,陳覺在長沙壯烈犧牲。

1929年3月24日,趙雲霄在獄中也接到國民黨“懲共法院”的死刑判決書。她抱着只有一個半月的女兒親了又親,飽含淚水寫下了另一封感人肺腑的“絕命書”。僅僅才當了一個多月母親的趙雲霄,在遺書中那一聲聲“小寶寶”“小明明”的悲慟呼喚,聞之使人心酸淚下。但轉身面對敵人的屠刀時,她沒有絲毫的恐懼,有的只是從容赴義的決絕從容。令人痛心的是,被祖父母從監獄接出後撫養的小啓明,並沒有像母親希望的那樣“長大成人”,她終因幼小經受了過多的監獄折磨,在4歲時便夭折了。可以説,她也是這個革命家庭年齡最小的“烈士”。

這些可歌可泣的絕命書,組成了一條氣壯山河的革命之路。在那波瀾壯闊的征途中,無數志士仁人告別父母妻兒,投身革命洪流時,他們都抱着“已擯憂患尋常事,留得豪情做楚囚”(惲代英就義詩)的英勇和不屈,保持“頭可斷,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滅”(周文雍就義詩)的勇氣和決心,都表現出“任腳下響着沉重的鐵鐐,任你把皮鞭舉得高高,我不需要什麼自白,哪怕胸口對着帶血的刺刀”……這些鮮血凝成的“絕命書”,是革命先烈們慷慨赴死的誓言吶喊,更是寄望來者的殷殷重託。閲讀這些承載血火記憶、藴涵親情牽掛、寄託生死情感的紅色家書,就讀到了先烈們以身許國的滿腔赤忱,讀到了為革命粉身碎骨的堅強決心,讀到了對革命前途的無限憧憬。

書信紙短,家國情長;萬千心事,脈脈誰訴。他們既是忠誠的革命戰士,又是父母膝下的孝順兒女;他們既是鋼筋鐵骨的英雄志士,也有柔腸百結的親情牽掛。然而自古忠孝難兩全,為了民族獨立和祖國解放,他們即便身陷囹圄,走上刑場,也誓死不屈,百折不撓。一封封舐犢情深的絕命家書,一句句牽腸掛肚的叮嚀囑託,説明革命者最懂人間真愛,也最重血脈親情。那些我自橫刀仰天長笑的最後身影,展現了熱血真摯的鐵骨柔情、捨生取義的崇高氣節、報國為民的熾烈情懷……

這些刀雕斧鑿、大音希聲的“絕命書”,永遠是一座值得深挖細掘的紅色寶藏,是一座值得提煉昇華的精神富礦。循着這些感人肺腑的紅色書信,回顧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歷程,梳理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譜系,解讀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密碼,進而深入挖掘文字背後的歷史、人物背後的故事、現象背後的道理,是我們對革命先輩的最好紀念,也是黨史學習教育的應有之義。

“請戰書”:捨生忘死的責任擔當

1934年12月14日,在安徽省太平縣(今黃山)譚家橋鎮,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遭遇國民黨軍,在搶奪制高點的戰役中,衝鋒在先的第19師師長尋淮洲身負重傷。12月16日,當轉移到皖南涇縣時,尋淮洲因傷勢過重,不幸犧牲,年僅 22 歲。臨終前,尋淮洲反覆唸叨着“北上抗日!北上抗日!”“消滅敵人!消滅敵人!”這是尋淮洲的臨終遺囑,更是他的“請戰書”,展現了一個優秀紅軍將領為國為民英勇犧牲的精神和初心。

在中國革命史上,年輕的尋淮洲書寫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英雄奇蹟,留下一連串不可思議的數字:

1927年9月,尋淮洲參加了湘贛邊界秋收起義,追隨毛澤東上了井岡山。他15歲參加紅軍,從副班長起步,19歲當師長,20歲當軍長,22歲不到即被任命為軍團長。在中央紅軍主力軍團中,尋淮洲是最年輕的軍團長。1934年7月,紅七軍團受命組成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他執行北上抗日使命並擔任紅七軍團軍團長時尚不足22週歲。

歷史的洪流將這位年輕的紅軍戰將,一次次推到嚴酷的戰場考驗面前,也讓他贏得一場場力挽狂瀾的輝煌勝利。從秋收起義到井岡山斗爭,再到紅都瑞金,尋淮洲跟隨紅軍轉戰湘贛邊界、激戰大柏地、三戰閩西、九攻吉安……在槍林彈雨的革命征途中,他不但淬鍊了傑出的軍事指揮才能,還是一位慧眼識人、文武雙全的領導者,留下過太多精彩的革命故事。

從最小的紅軍戰士,到最年輕的軍團長,正是在革命大熔爐裏,在殘酷戰爭實踐中,他憑着令人驚歎的英勇頑強和責任擔當,成長為紅軍中一位傑出軍事將領。假如沒有咬鋼嚼鐵的意志力量,沒有赴湯蹈火的赤膽忠心,怎麼能夠經得起戰爭的反覆磨礪和殘酷篩選,成為這支偉大軍隊中的中堅和精英?

中國共產黨一貫將敢於擔當的品質作為對黨員幹部的基本要求。只要黨和人民一聲召喚,哪怕局面再複雜,也能夠挺身而出;哪怕前路再艱險,也能夠衝鋒在前;哪怕任務再艱鉅,也能夠勇於攻堅。我們黨之所以歷經百年而風華正茂、飽經磨難而生生不息,就是憑着那麼一股革命加拼命的強大精神。

百年大黨積澱形成的一系列偉大精神,必將成為引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大動力。讓我們從中汲取前行力量,傳承紅色基因,跑好歷史的接力賽,向新時代交出更加優異的答卷!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