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特戰女兵的堅持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向勇 邢鴻劍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3-17 07:25

特戰女兵的堅持

■向勇  邢鴻劍

“轟!”一聲巨響,房門被炸倒。爆炸聲還在迴響,突擊隊員已“閃”入房間,藏匿於內的“恐怖分子”乖乖就擒。

數九寒冬,東北某地。一場爆破演練正酣,擔任爆破手的正是斯琴。從內蒙古民族大學入伍的她,如今已成長為一名響噹噹的特戰兵。

斯琴,第78集團軍某特戰旅女子特戰連副班長。

2017年,就讀於內蒙古民族大學臨牀醫學專業一年級的她,被校園內一張徵兵海報吸引。

翱翔在天空的直升機、整齊列隊的坦克車,還有三名陸戰隊員手持步槍呈射擊姿態,英姿颯爽,目光如炬。“這不就是青春該有的樣子嗎?”斯琴對軍人的生活充滿嚮往。她開始為參軍入伍做起了準備。每天早睡早起,跑3公里,從零突破,練習俯卧撐和引體向上……

每天在操場鍛鍊的斯琴吸引了老師和同學們的目光。管理導師逢人便唸叨:“沒想到,這姑娘真有韌勁兒。”

第二年徵兵季就要到來,斯琴往徵兵辦跑得更頻了,唯恐錯過機會。

“身高1米65、視力5.0以上的,可以參加特種兵面試。”聽了工作人員的介紹,斯琴不由自主地穿過人羣。

“我報名!”身材瘦削,聲音卻很洪亮,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中,斯琴拿起了報名表。

“你夠嗆,一看就不行!”“想當特種兵必須有個好身體。你這身體,我看都扛不過新兵連。”人羣中有人給她澆涼水。

“我行!”斯琴抬起頭,斬釘截鐵地説道。在表中一筆一劃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心底默唸着給自己加油的話——“斯琴,其日邁!”(蒙古語加油、努力的意思)

在特戰旅的生活遠比斯琴想象的艱難。

第一道坎就是語言關。她的普通話説得還不夠流利,有時候不能及時領會班長的口令,也無法準確地和排長溝通自己的想法。連隊幹部和她談心交心,都存在困難。

面試時極力建議將斯琴選進特戰旅隊伍的,是新兵班長佟傳蕊。“斯琴的身體素質好,文化水平高,是個好苗子。”佟傳蕊堅持自己的看法,“咱們平時多教教她,讓她多鍛鍊語言表達,我相信她很快就能説上一口流利的普通話。”

為了能儘快融入連隊生活,斯琴找佟傳蕊給自己“開小灶”。從發音開始,佟傳蕊不厭其煩,一個字一個字給她講解。

“斯琴,你來談一談自己對這篇文章的理解,讀了這篇新聞後,你有什麼收穫?”每天讀報看新聞結束,幹部都讓斯琴來點評新聞,談一談自己的心得體會。

起初,斯琴不理解,覺得自己不會在全連面前講話,幹部卻故意讓自己難堪。但幾次點評下來後,每次大家都很耐心地聽她的發言,她越來越喜歡這樣和大家交流的感覺。後來,每天點評新聞,她都主動搶着發言。

連隊的戰友來自全國各地,為了能和大夥兒打成一片,斯琴很快學會了東北、四川、安徽等很多地區的方言。週末給家裏打電話時,她也會時不時冒出幾句各地的方言。斯琴告訴父母:“能和戰友們流利地聊天了,我特別開心。”

2019年,斯琴還是一名列兵,作為預備隊員隨隊參加“特戰奇兵-2019”比武考核前的集中訓練。

軍事地形學項目,要求特戰隊員僅用一張地形圖和一枚指北針,在地形圖上找到9個指定目標點,並在100分鐘的時間內,負重25公斤奔襲10公里到所有目標點打卡。

“班長,最後一個目標點我實在找不到了。”雖然體力好,但軍事地形學一直是她的弱項,斯琴在第一步就被難倒。最終因成績倒數,被取消參賽資格。

回到宿舍,斯琴趴在桌上哭。哭累了便向佟傳蕊保證:“我一定要學好軍事地形學。”

在她眼神中,又有了當初徵兵海報裏陸戰隊隊員的那種剛毅,“斯琴,其日邁!”

困難從來沒有讓斯琴妥協。連隊的軍事地形學教材內容比較深,而且很多人都排隊輪着看,斯琴看不懂、看得慢,索性就自己買了《地形學》教材,從零開始學。休息時間,她都泡在學習室裏研究。

一個月後,這本《地形學》被翻得捲了邊,上面寫滿了筆記。月底理論考核時,斯琴的地形學單項名列前茅,她終於露出久違的笑容。

“越努力,越幸運。”斯琴時時用日記本上的這句話提醒自己。

旅裏準備一年一度的傘降實跳訓練,女兵分隊急需傘降教員。“我想去試試。”斯琴臉憋得通紅,只説出了這五個字。她知道這項任務的分量,按常理説,她只是列兵,還沒有這個資格。

“這本教案,所有內容都要背下來,你能行嗎?”正在整理傘降教案的佟傳蕊把一本厚厚的教案舉過頭頂,“跳傘可不是小事,我們要對戰友的生命安全負責。”佟傳蕊的眼神,斯琴感到似曾相識。

“我知道!”斯琴堅定地説,“我能行!”

當傘降教員,難就難在跳傘是高危訓練課目,每一個動作都有規定的標準,差一毫一釐都不行。

“這個要這樣,要這樣做好。”考核場上,從疊傘到離機動作,又到空中操縱,斯琴把每一個動作都做得絲毫不差,但單一的語言表述會讓教學效果大打折扣。最終,她只得到了40分,被判定為不及格。

看到分數公示板,斯琴沉默不語。

“咱們不僅是跳傘員,更是教練員。”佟傳蕊走過來,拍了拍斯琴的肩膀,“我們要做的是告訴跳傘員每一個步驟為什麼這樣做,條理清晰的講解是關鍵。”

把要説的每個字都寫下來。斯琴知道,這個方法最笨,但行之有效。每天晚上,營區的樹林裏都會傳來大聲背誦教案的聲音,發音不太準,語調有點生硬。

又是一次教學考核,斯琴獲得了90分的好成績。

那年傘降實跳訓練,斯琴的學生有和她同期的新兵,甚至也有中士和下士,平均每人實跳9次,無一人受傷。

斯琴的胸前終於掛上了一枚閃亮的銀色傘徽。

斯琴還是旅裏的爆破能手,但她忘不了第一次爆破時的窘態。雙手捧起炸藥,走到爆破場地時手心已滿是汗,指頭不停發抖。固定炸藥、拉開拉火管……眼前冒起濃煙,耳邊響起“哧哧”的聲音。斯琴大腦一片空白,轉身就跑,卻兩腿一軟,跪倒在地上。

“小心!”帶訓班長李婷見狀不妙,“快起來!”李婷的喊聲讓斯琴回過神,手腳並用爬回了安全區。身後一聲巨響,嚇得斯琴一身冷汗,癱坐在地上。此後,為了提高捆綁加固速度,她找來模擬炸藥塊,熄燈之後藉着手電的光亮反覆練習,竟練成了矇眼捆綁的技術,閉着眼睛捆綁比同屆戰友睜着眼睛還快。為了不讓自己在爆破撤離時腿軟,她每天利用休息時間加強折返跑訓練,增強腿部爆發力,提高起跑速度。有了體能上的強大支撐,心理恐懼也慢慢消除,最終在破拆爆破考核中,她取得全排第一的成績。

如今,斯琴已經成為副班長,她要把自己在軍營學到的知識和本領,都傳給班裏的戰友。戰友們總能聽到這位蒙古族副班長給他們加油鼓勁,她的口頭語是:“其日邁!”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