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偵察參謀姚瑤:做夢也想不到,我會在男兵中隊當女政治指導員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塗敦法  賈科林  衞雨檬 發佈:2021-03-16 14:43:1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陽光下的姚瑤

黃色霧障瀰漫四周,偌大的訓練場上,姚瑤顯得如此嬌小。身穿迷彩服,她持槍在各類障礙之間靈活突擊。

教學大廳,一道道目光凝視着前方。灑滿陽光的講台上,姚瑤笑得清澈,柔和的話語透着自信與從容。

從實戰化快速射擊的教學示範現場,到“四會”政治教員的授課現場,每當喝彩聲、掌聲響起,姚瑤對“熱愛”的理解又深刻了幾分。

這個從師範學校畢業的女孩沒想到,她會以這樣的方式讓自己的“教師夢”照進現實。

入伍11年,訓練的苦累曾數次令姚瑤掉下眼淚,卻從未讓她想過放棄。不論身穿“迷彩綠”站在夢寐以求的講台,還是在演兵場為特戰男隊員示範訓練動作……崗位在變,角色在變,姚瑤內心的堅持不曾改變。

“在生活中植下熱愛,清風就來,陽光就來。每一天奔走在自己的熱愛裏,時光會讓人滿載而歸。”

走近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某部偵察參謀姚瑤——

“人生需要熱愛,更需要堅持”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塗敦法 通訊員 賈科林 記者 衞雨檬

溜索過江

“參加‘魔鬼周’,我學到最重要的事就是勇敢”

今年春節假期,賀歲電影《你好,李煥英》火了。當微信朋友圈被“你的李煥英是誰”視頻刷屏,姚瑤的眼前也上演着兒時的記憶。

母親從小對姚瑤要求嚴格。穿上軍裝,是她對女兒一直以來的期望。

姚瑤母親年輕時,那場邊境戰鬥硝煙未散,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感動着一個時代的人。雖因女兵徵召名額少無緣軍旅,但姚瑤母親心間始終深藏着一個“綠色的夢”。

“媽媽的青春理想一直延續到我這裏。”2010年,地方師範大學生姚瑤直接從校門走進營門。

選擇成為一名軍人,不僅僅需要勇氣。

午後毒辣的陽光照在水泥地上,姚瑤繞着營區“跑放收線”。一邊側身彎腰,一邊雙腿快速奔跑,大體力消耗下,汗水唰唰流下來。她一手收線、一手理線,根本騰不出手來擦汗……

新兵下連,姚瑤成了一名通信兵。為了把500米的放收線“放得精彩、收得漂亮”,她每天都會繞着營區一趟趟地跑。

從開放的校園到嚴格的軍營,姚瑤沒少在打給家裏的電話中哭鼻子。但只要回到訓練場,她又成了那個“堅強女孩”。

話務工作看似簡單,背後的艱辛卻令很多人始料未及。姚瑤和戰友們讀報紙練習普通話、成百上千個電話號碼必須爛熟於心……

2014年,在通信兵崗位表現優異的姚瑤順利提幹。走進軍校校門,她以一名昔日武警女兵的身份,完成了自師範大學畢業以來登台講授的“第一堂課”。

陽光透過窗櫺,教室温暖而明亮。姚瑤站在講台中央,亭亭玉立的身影,宛如一株春天裏剛剛抽枝吐綠的小樹。台下投來的一道道專注目光,令她內心的緊張漸漸消散。直到現在,姚瑤仍清楚記得那堂課的主題——“熱愛能抵歲月漫長”。

結束軍校學習,回到原單位的姚瑤又一次接受挑戰,來到一個自己“不熟悉的崗位”——偵察連。

在偵察連,姚瑤的雙耳因練習射擊聽力受損。但她記憶裏最深刻的不是身上的傷痛,而是一塊永遠也“甩不掉”的磚頭。

“做俯卧撐,得把它撐在手下,或者墊在腳下;練臂力,拿着一根比擀麪杖更短一點的木棍,用繩子吊着磚頭,一點點往上卷;跑步時,要麼捧着它、要麼頂着它……”説起這塊讓她“煩惱”的磚頭,姚瑤總是一副又愛又“恨”的表情。

2016年,已是偵察連排長的姚瑤,帶領女子特戰班的女兵參加“魔鬼周”極限訓練。

雲南香格里拉,金沙江從身邊湍急而過。轟鳴的河水咆哮奔湧,姚瑤卻感到世界無比寂靜。她的眼中,只剩水面上那搖晃的繩索。

這是訓練中的“溜索過江”課目。春寒料峭,江水冰冷異常。繩索與河水高差10米,站在巖壁邊緣,姚瑤猶豫不決。

為了不耽誤整個部隊行進,導調員開始毫不留情地催促起來。

“別人能行,我也一定行!”姚瑤閉上眼、咬緊牙,縱身一躍……雙腳踏上對岸那一刻,那種戰勝恐懼的喜悦,至今令她記憶猶新。

“魔鬼周”訓練,沿途壯美的景色,彷彿一個個帶有訓練背景的“攔路虎”。翻越雪山、水面射擊、山林地捕殲……姚瑤與男兵背一樣的背囊,攜帶同等重量的戰鬥裝具,每日奔襲訓練10多個小時。7天數十個訓練課目,她帶領的女兵成績完全不輸男兵。

“參加‘魔鬼周’,我學到最重要的事就是勇敢。”姚瑤這樣説。很多時候,只要邁出了第一步,後面的路自然就走了下來……

“我也怕疼,也怕苦,但那個時候的我,無論如何不能退縮。”一次次遇到挑戰迎難而上,一回回面對危險挺身而出,姚瑤的軍旅之路越走越堅定。

憑着驕人的成績,她所帶的女子特戰班被全國婦聯表彰為“全國三八紅旗集體”。

姚瑤(中)和戰友在一起

“做夢也想不到,我會在男兵中隊當女政治指導員”

家鄉昆明,姚瑤退休的母親經常在社區活動中心跳舞。每當有朋友問起女兒的近況,母親總是這樣説:“她是我的驕傲。”

休假回家,姚瑤最喜歡的事情就是陪母親去菜市場。攤位上,各色蔬果晶瑩可人,母女倆把它們帶回家,用心烹煮。

“我喜歡生活的煙火味,總能給自己帶來不同的感悟。”姚瑤感慨,有時帶兵和做飯是一個道理,用適合的方式教育,每個人都能成為璀璨星辰。

2018年,姚瑤成為改革後所在中隊的首位政治指導員。“做夢也想不到,我會在男兵中隊當女政治指導員。”姚瑤説,更令她想不到的是,自己能擔起這份責任並樂在其中——將夢想和熱情傾注訓練場與“講台”,和年輕戰友一起砥礪成長。

塵土飛揚的訓練場上,姚瑤有條不紊地為偵察隊員講授與“暴恐分子”對抗制勝的方法:

“敵不動,我動——初級特戰隊員面對暴恐分子如何先發制人?”“敵動,我不動——有一定訓練基礎的特戰隊員如何制服暴恐分子?”“敵動,我動——特戰隊員面對負隅頑抗的暴恐分子如何進行快速射擊?”……

這些技巧性較高的課目,姚瑤總是煞費苦心地琢磨教學方法。經過一番鑽研,她創新的示教作業受到上級表彰。

“訓練的目的,是將技巧運用到實戰中。”她還幫助大家梳理思路,將“實戰化快速射擊”課目融入演練場景,助推中隊幾位“神槍手”的射擊技能問鼎“巔峯”。

在男兵眼中,姚瑤這位訓練場上的“標兵”教練員,也是“四會”優秀政治教員。她的授課生動靈活,感染着一顆顆年輕的心。

去年初,姚瑤在手機裏看到籃球運動員科比突然離世的消息,她立馬就想到了那些喜歡在籃球場比拼的小夥子。

那次教育課,姚瑤首先與大家交流起“籃球的那些事兒”。當姚瑤脱口而出科比歷次比賽的成績,大家這才知道——看似柔弱的女指導員,竟是高中和大學女子籃球隊的前鋒。

交流中,姚瑤用科比訓練的勵志故事與戰友們共勉:“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人生需要熱愛,更需要堅持……”

走下講台,生活中的姚瑤温柔細緻,是很多戰士的“知心姐姐”。

有段時間,原本軍事素質不錯的戰士胡以彭感到迷茫。班長、排長多次勸説也不見效,聽説小夥子決定要退伍,姚瑤找到了他。

胡以彭以為指導員會“老調重彈”,姚瑤只是笑着對他説:“咱倆配合出一期黑板報吧?”

胡以彭寫得一手好字,姚瑤邀請他辦板報“師出有名”。策劃內容時,兩人一邊查資料一邊聊天。胡以彭也把自己的顧慮一股腦説給了姚瑤聽。

那期黑板報,在評比中摘得桂冠。姚瑤大會小會上鼓勵,胡以彭一下子又找到了方向。後來的各項軍事訓練,他更加刻苦。每天的操場上,他總是那個堅持到最後的身影……

幾個月後,總隊組織“巔峯”特戰偵察骨幹比武,胡以彭奪得了“偵察組”個人全能第二名的好成績,年底榮立三等功。當胡以彭轉改士官的申請放到姚瑤面前,她的心裏比吃了蜜還甜。

姚瑤從小就練習書法,最喜歡寫楷體。她的字工整有力,如本人性格一般認真堅強。中隊年底總結工作時,她主動要求給戰士們填寫獎勵證書。

“前進的腳印有深有淺,成長就寫在人生的一筆一畫裏。”謄寫着胡以彭的事蹟表現,姚瑤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戰術突擊

“以我所能,為美好生活添一點顏色”

營區裏,一座嶄新的“射擊方艙”格外亮眼,而在半年前,這座方艙還只是姚瑤電腦裏的一張張圖紙。

去年6月,姚瑤調整到偵察參謀崗位上。為單位建設“射擊方艙”、蒐集研判情報、指導偵察分隊訓練……再次轉型,她又一次從頭學起、幹起。

“只要做這件事能對部隊建設有一點幫助,我就願意盡最大的努力去把它幹好。”正是抱着這樣的想法,姚瑤珍惜每一個不同的崗位,在每一個崗位上的每一步都邁得踏踏實實。

從通信兵到偵察兵,從政治指導員到偵察參謀,她在一個個未曾想象的困難和挑戰面前奮力拼搏。回首來路,姚瑤有時會驚訝自己已經走了那麼遠。

2018年,姚瑤在母校建校80週年時回了一趟學校。

她畢業的雲南師範大學,是西南聯大舊址所在地。回到校園裏,站在熟悉的聞一多先生的雕像前,姚瑤想到聞先生詩句中的那句名言,想起了自己曾經想當老師的初心——莫問收穫,但問耕耘。

“‘指導員’不只是一種稱呼,也是行動中的榜樣。我和戰友並肩戰鬥,實現了更好的自己。”姚瑤説,“如今我不再是他們的指導員,但之前我給他們講述的道理,希望能陪伴他們在軍旅人生路上走得更遠。”

姚瑤心中,有一個人曾深深影響她。早在幾年前,姚瑤就開始關注到“時代楷模”張桂梅的事蹟。

“我生來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於羣峯之巔俯視平庸的溝壑。我生來就是人傑而非草芥,我站在偉人之肩藐視卑微的懦夫!”華坪女高的校訓振聾發聵,姚瑤備受鼓舞。

“張桂梅校長用付出照亮了孩子的人生路。”姚瑤説,“看到她的故事,我覺得自己在當前的崗位上還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姚瑤宿舍書桌上,放着一隻陶土花瓶。花瓶裏插着一枝非洲菊。

春天,非洲菊開得正好。從小生長在雲南的姚瑤喜歡這種花。她還喜歡旅遊,那隻插花的瓶子是在大理旅遊時買來的。

望着空中雲捲雲舒,她總能在陽光中感受美好。自從成為軍人,姚瑤對生活就多了一種視角。

長途拉練時,她和戰友走過香格里拉,越過激流滾滾的金沙江,爬過寂靜無言的雪山。征途中祖國的大好河山令人流連忘返,每一種跨越都是講課時的生動例子。

“壯美河山由我們守護,這一份堅守值得熱愛。”姚瑤説,“我想以我所能,為美好生活添一點顏色。”

(李 巖、趙雨傑攝)

1 2 3

責任編輯:楊曉霖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yushuwuxs.com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