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如何理解科技是核心戰鬥力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陳 挺 劉軼丹 黃 嘉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11-05 06:31

如何理解科技是核心戰鬥力

■陳 挺 劉軼丹 黃 嘉

科學技術是國防和軍隊建設中最活躍、最具變革性的因素,重大科學技術的突破和發展,必然帶來戰鬥力性質內涵、運用外延等的飛躍,引發武器裝備、作戰方式、戰爭形態和軍事理論的深刻變革,為軍隊建設整體轉型提供強勁動力引擎。

科學技術成為戰鬥力構成的內生要素

科學技術既是工具,也是文化傳統、價值觀念和思維方式,其轉化為戰鬥力的表現形式隨時代的變化而不斷豐富發展,既可以在工具手段上為提升戰鬥力提供物質支撐,也可以在文化觀念和思維方式上為提升戰鬥力提供智力支持。

科學技術是物質形態的戰鬥力。科學技術是武器裝備發展的物質基礎,任何一項武器裝備都是以一系列科學技術的存在為前提,在物質層面為新型武器裝備的研發提供物質基礎和先導。比如,現代戰略導彈的發展就是以火箭技術、核能技術、導航定位技術作為物質基礎。科學技術物化為軍人作戰的物質手段,不僅可以模擬、取代人體的某種機能,還能夠極大地強化人體機能,使之超越人的生理極限,實現單兵作戰能力的躍升。

科學技術是觀念形態的戰鬥力。觀念即思想意識,是人對於世界和社會系統的看法和見解。觀念的戰鬥力是科學技術發展所帶來的,科學革命帶來科學認識論和自然觀的變革,形成觀念思維的創新性成果,影響並作用於軍事領域,對戰鬥力諸要素進行革命性重組。比如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就是以牛頓力學為範本,用物理學概念來描述作戰行動的過程。科學技術認知是影響戰鬥力強弱的關鍵因素,決定解決科學技術向戰鬥力轉化瓶頸問題的思路和基本方式。

科學技術引領戰鬥力發展方向

科學技術的發展和進步,是推動舊戰鬥力體系要素消亡和新戰鬥力體系要素構建的主要力量,深刻影響人、武器以及人與武器的結合方式,使戰鬥力發展建設呈現出嶄新特徵。

催生新型作戰力量。新型作戰力量是科學技術發展前沿應用於軍事領域的產物,考察作戰力量發展史,都是先有某些領域科學技術上的突破,進而有效催生和支撐新型作戰力量的發展。當前,人工智能的快速發展引起了世界主要軍事強國的高度重視,自主化的無人機、無人艦艇、無人戰車及作戰機器人紛紛從實驗室走向演訓場和作戰前線,作為新型作戰力量迅速崛起。人工智能技術將推動未來戰爭進入集羣作戰時代,大大改變傳統作戰方式。

優化作戰要素功能。科學技術發展推動材料、能源、信息技術的進步,使現代武器裝備的打擊力、防護力、機動力、信息力得到質的飛躍。比如,兵器的射程、發射速率、精確度、可靠性及殺傷半徑等性能的總體提升,極大地提高了兵器的打擊力;材料、動力技術的進步推動土木防護向鋼鐵防護轉變,現代防空、反導技術的發展則推動被動抵禦向主動摧毀來襲目標的轉變……當代科學技術發展不僅可以通過推動教育訓練變革,循序漸進地提高官兵素質,還可以通過人體增強技術更直接、快速地提高和完善人類的各種能力。總之,在科學技術的推動下,人和武器以及人與武器的結合,都發生着日新月異的巨大變化。

豐富作戰單元內涵。科學技術的發展促成各軍兵種在軍隊構成中比例關係的調整,不斷優化部隊編成。機械化戰爭時代,科學技術應用於戰爭,在拓展作戰空間、領域的同時,也不斷促成軍兵種的發展:不僅出現了獨立的空軍,在原有軍種內部還出現了裝甲兵、陸軍航空兵、海軍航空兵等新興兵種,它們以其主戰裝備為中心,構成了機械化時代的典型作戰單元。由於指揮、通信手段的限制,不同軍兵種作戰單元間的協同存在障礙,聯合作戰主要存在於戰略層次。信息技術的發展推動聯合作戰由戰略層次向戰役、戰術層次延伸,要求作戰單元具備多種能力和廣泛作戰適應性。各主要軍事強國積極探索推行模塊化編組、積木式組合、任務式聯合,使作戰單元編成向充實、合成、多能、靈活的方向發展,呈現出模塊化、超鏈接等技術特點。

科學技術重塑戰鬥力運用方式

現代科學技術應用於軍事領域,開闢出全新的作戰空間,推動作戰方式向以網絡信息體系為中心的聯合作戰、體系作戰轉變,改變了暴力的釋放方式,並使現代戰爭呈現出更為可控的特點。

拓展作戰空間。科學技術發展提供了新的戰爭工具和手段,使人類不斷涉足新的作戰領域,開闢新的戰場。航海、航空、航天技術的發展拓展出海戰場、空戰場和太空戰場,它們與陸戰場一起構成了有形的四維空間戰場。無線電、電子技術和信息網絡技術的發展與應用,又開闢出電磁空間戰場和網絡空間戰場。正是在科學技術進步的推動下,人類作戰空間不斷從有形向無形、從有限向無限、從物質向精神拓展。

改變釋能方式。從毀傷機理看,科學技術的進步改變了武器裝備能量的產生與釋放方式。從火器到機械化時代,追求能量殺傷最大化推動着從黑火藥到高爆炸藥的探索發展,釋能量級隨技術進步飛躍發展。信息化時代,信息對抗取代能量殺傷成為較量的重心,網絡信息體系成為塑造信息化作戰體系的物質載體,以網聚能、精準控能、體系釋能成為作戰體系建設的基本規律和發展方向。能量聚合、控制機理的新突破催生激光、動能、微波等新概念武器,為“秒殺”提供更多選擇。從作戰樣式看,科學技術發展提高了武器裝備威力和殺傷半徑,增強了作戰平台、單元之間的聯通互動能力,推動着釋能方式從集中兵力向集中火力轉變。

控制戰爭進程。使戰爭可控,一直是人類追求的目標,但傳統戰爭難以實現可控。隨着人類社會進入信息化時代,信息化武器裝備、推演仿真平台、指揮控制系統深度應用於戰爭實踐,使得作戰區域、目標和手段相對集中聚焦,從而為“可控”的實現創造了條件。首先是時間可控,力求速戰速決。信息化主戰裝備的精度得到極大提高,反應時間被壓縮到最低限度,擁有信息優勢的一方甚至可以在對方組織起有效的反擊前就癱瘓其戰爭機器,結束主要作戰行動,避免陷入曠日持久的拉鋸戰。其次是規模可控,限定作戰空間。精確制導武器的使用可以避免傷及鄰國,捲入不必要的外交糾紛甚至武裝對抗。在作戰範圍選取上,通過強調跨域控制能力,藉助在太空、網絡等新型作戰空間的技術優勢,可以彌補在陸地、海洋、天空等傳統作戰空間相對不足的制勝能力,同時將潛在對手在傳統作戰空間的軍事優勢限制在可控範圍之內。

(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文理學院)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