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出兵決策背後的考量

來源:參考消息網作者:黃迎旭責任編輯:于海洋
2020-10-12 21:41

抗美援朝出兵決策背後的考量

參考消息網10月12日報道 (文/黃迎旭)

· 中國把出兵援朝的目的,定義為“保家衞國”,是恰如其分的,是得到全中國人民認可的

· 中國領導人充分估計到中國軍隊所處的不利境地以及最壞結果,但仍認為有勝算把握,而且把握還比較大

· 美國把自己擺到了中國“頭號敵人”的位置上,迫使中國調整戰略重心和戰略方向

出兵決策,是抗美援朝戰略決策的首要決策,有了這個決策才有以後的一系列決策。今年是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有必要對中國出兵援朝決策過程作進一步釐清,以正視聽。

“不能置之不理”

中國出兵抗美援朝,是維護自己的利益,還是替他人火中取栗,這是一個必須嚴肅對待的問題,實在有必要説清楚。

毛澤東是力主出兵的,他是怎麼思考這個問題的?根據現有材料,可以梳理出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共中央領導集體決策出兵所依據的理由,從中可以看出他們所堅持的原則立場。毛澤東把這些理由概括為六個字:“不能置之不理”。

如果置之不理,美國會得寸進尺,我們將非常被動。朝鮮和中國是脣亡齒寒的關係。美國如果在朝鮮得手,隨時可以找藉口侵略我們。美國從朝鮮一把刀插在我們頭上,從台灣一把刀插在我們腰上,從越南一把刀插在我們腳上,如果天下有變,它可以從這三個方面進攻,我們整天要過提心吊膽的日子。中國出兵援朝是不讓美國的如意算盤得逞。

如果置之不理,放任美國壓到鴨綠江邊,這將嚴重牽制我們的經濟建設。解放初期,東北有中國半數的重工業,而東北工業的半數在南部,如果美軍佔領朝鮮全境,東北南部就處於其直接武力威脅之下,不僅我們駐東北部隊被吸住了,而且整個東北不能安心搞建設,難以發揮帶動國家工業全局的作用,而這對於工業基礎薄弱的新中國來説是致命的威脅。所以毛澤東説:現在美帝的侵略矛頭直指我國的東北,假如它真把朝鮮搞垮了,縱不過鴨綠江,我們的東北也時常在它的威脅中過日子,要進行和平建設也有困難。中國出兵援朝,是塑造國家建設所必需的和平環境。

如果置之不理,我們的國際環境會嚴重惡化。美國佔領全朝鮮,打破二戰後世界格局的戰略平衡,氣焰將更加囂張,國際上的親美派會更加活躍,許多國家會跟着跑,我們的國際空間將被極度壓縮。毛澤東很看重這一點。他在1950年10月2日擬給斯大林的電報中説:“因為如果讓整個朝鮮被美國人佔去了,朝鮮革命力量受到根本的失敗,則美國侵略者將更為猖獗,於整個東方都是不利的。”我們進行和平建設所需要的國際環境,必須靠自己來爭取,只能果斷出兵打掉美國的氣焰,才能有效阻止國際力量對比向不利於我的方向傾斜。可以説,出兵援朝是在我們的和平手段都失效的情況下,為塑造有利國際環境的必要之舉。

這裏有必要討論一下中國對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東方陣營履行國際主義義務問題。中國革命勝利使雅爾塔體系發生了有利於東方陣營的傾斜,迫使美國不得不把力量退縮到西太平洋的所謂“第一島鏈”,依託日美同盟控制歐亞大陸東端。中國共產黨領導集體充分估計到美國等西方國家對新中國的敵視,不對它們抱任何幻想,而決心站在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東方陣營一邊。我國把社會主義陣營的鞏固和強大看作自己實現發展和安全的重要外部條件,任何破壞和削弱社會主義陣營的鞏固和強大的事情,都會殃及中國,更何況美國侵朝是發生在自己家大門口的事情,其危害之大可想而知。這也就是説,中國履行對東方陣營的義務和責任,歸根到底還是維護自己的利益。中國把出兵援朝的目的定義為“保家衞國”,是恰如其分的,是得到全中國人民認可的。

不打無把握之仗

當中國決策出兵援朝之時,美國是世界頭號強國,挾二戰勝利者之威,氣勢正盛。中國經過百年戰亂,積貧積弱,百廢待興。兩相比較,綜合實力相差甚遠,特別是軍力不在一個層級上。按照常人眼光,中國根本沒有勝算可能。美國也是這樣認為的,因而斷定中國不會出兵。然而,中國領導人卻作出了出兵決策,決心與美國在朝鮮戰場上一決高低。

不打無把握之仗,這是毛澤東軍事思想的基本原則。中國領導人既然決心出兵,必然計算了勝負。毛澤東曾分析中國出兵的可能結果:中國到朝鮮與美軍作戰,一是要解決問題,即準備在朝鮮境內殲滅和驅逐美國軍隊及其他國家軍隊;二是要準備美國與中國進入戰爭狀態,準備美國使用其空軍轟炸中國許多大城市及工業基地,使用其海軍攻擊中國沿海地帶。這兩個問題中,首要問題是中國軍隊能否在朝鮮境內殲滅美國軍隊,只要做到這一點,雖然第二個問題的嚴重性依然存在,但形勢對東方陣營和中國就會是有利的。最不利的情況是,中國軍隊在朝鮮境內不能大量殲滅美國軍隊,兩軍相持成為僵局,而美國又已和中國公開進入戰爭狀態,使中國已經開始的經濟建設計劃歸於失敗,並引起民族資產階級及其他一部分人民不滿。顯然,毛澤東充分估計到中國軍隊所處的不利境地以及最壞結果,但他仍認為中國軍隊有勝算的把握,而且把握還比較大。

首先,對自己的軍隊有信心。1970年10月10日毛澤東對來訪的金日成説:“過去我曾經同跟着你們軍隊到過南朝鮮的中國新聞記者談過話。我問他,究竟美國的炮火和空軍殺傷力哪個大?據他説,主要殺傷力還不是空軍,還是陸軍。我説這樣就好辦了,因為我們沒有空軍,有的只是陸軍。”抗美援朝的主戰場是陸地戰場,作戰主要靠陸軍,制空權、制海權重要,但不是決定性的,決定性的是地面作戰。毛澤東對自己的陸軍充滿信心,認為陸軍同陸軍較量,美軍不享有絕對優勢,志願軍並不處於下風。

第二,有辦法破解美軍優勢。集中優勢兵力,是我軍傳統戰法,在國內戰爭中屢試不爽,毛澤東堅信用這個戰法對付高度機械化的美國也是可行的。也就是説,志願軍在戰場上用規模優勢,再加上靈活的戰略戰術可以抵消自己的裝備劣勢。實戰證明,一下子全殲美軍一個軍做不到,但是用優勢兵力消滅它一個營、一個連還是做得到的。

第三,有充足的預備力量可用。中國與朝鮮接壤,戰場緊靠國土,便於發揮自己的戰爭潛力。中國地域廣闊,人口眾多,特別是兵員儲備充足,可以源源不斷地向朝鮮戰場輸送兵力,這是中國的優勢,而美國軍隊遠離本土,即使依託日本,也要跨越大海。後來的實戰證明,中國部署在二線、三線的預備隊及時入朝,以及在陣地防禦作戰階段實行的“輪番作戰”,保證了志願軍的戰場主動權。

再強調一點,中國領導人決策出兵,是建立在知己知彼基礎之上的,而不是莽撞行事。朝鮮戰爭一爆發,中國統帥部就開始密切關注戰局情況,跟進研究,預斷戰場變化,掌握美軍動態,同時瞭解它的作戰特點。因此,在作出兵決策之前,中國統帥部對美軍的優劣就已經有比較全面的瞭解,並且把自己的優劣方面加了上去,形成了清晰的作戰思想。毛澤東在部署第一次戰役時,針對麥克阿瑟對中國出兵一無所知、分兵冒進、急於結束戰爭的特點,要求志願軍隱蔽開進,並及時調整作戰方針,由預設地域防禦轉入運動進攻,抓住聯合國軍這個弱點打,等等,取得了第一次戰役的勝利。這些都表明,中國統帥部對美軍情況吃得比較透徹,對戰場情況也吃得比較透徹,做到了心中有數。

同時,中國領導人也做好出現最壞情況的準備。毛澤東説:“對戰爭打起來的時候,不是小打而是大打,不是短打而是長打,不是普通的打而是打原子彈,我們要有充分準備。”

被迫調整戰略重心

討論抗美援朝出兵,必然涉及台灣問題,而如何認識這個問題,涉及抗美援朝出兵的價值判斷,即是不是得不償失。

首先要明確的一點是,美國不是因為中國出兵援朝而侵佔台灣的。如果深入分析當時的中美關係,以及美國的中國及遠東政策,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不論中國出兵與否,美國都會把着台灣不放,阻止我們解放台灣。

美國在1943年11月的開羅會議上同意台灣歸還中國,其直接目的是“鼓勵”中國堅持抗日,長遠目的則是“培養”中國親美。這實際上意味着美國是把台灣看作自己從日本人手裏奪過來的戰利品,如何處置要由它説了算。1950年4月麥卡錫主義在美國開始大行其道,美國國會、軍方以及國務院中的援助台灣蔣介石集團的聲音開始居上位。5、6月份,時任國務院顧問的杜勒斯提交報告,從美蘇地緣戰略競爭和意識形態較量的層面強調控制枱灣的必要性。時任助理國務卿臘斯克在兩份報告中都強調,鑑於中蘇已結盟,必須使台灣“中立化”,防止台灣成為蘇聯在太平洋的海軍基地。時任遠東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也一改把台灣劃在美國西太平洋防線以外的主張,先後向華盛頓遞交兩份備忘錄,強調台灣對於美國全球戰略的價值,將之比喻為“不沉沒的航空母艦和潛艇基地”,表示決不能讓它落入共產黨手中,並明確提出:“台灣的最終命運……取決於美國。”

這説明在朝鮮戰爭爆發之前,美國決策層已經就插手台灣達成廣泛共識,而且理由及利弊也想得很充分:台灣是美國的戰利品,美國想給誰就給誰,中國既然站到蘇聯一邊,美國也就收回“歸還台灣”的承諾;要防止共產主義擴散,必須加強西太平洋防線,而台灣是這條防線上的重要一環;台灣對於美國的軍事價值巨大,一旦發生戰爭,美國控制住台灣,就“鎖閉”了共產主義國家的海上交通線,阻止它們從東亞和東南亞獲取戰略物資。朝鮮戰爭爆發後,美國總統杜魯門立即下令“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侵佔中國台灣,是蓄謀已久的行動。

美國在介入朝鮮戰爭的同時,封鎖台灣海峽,這樣做對於中國而言,一方面使解放台灣的困難增大,原計劃不可再執行;另一方面,來自朝鮮半島的威脅陡增。兩相比較,蔣介石集團已是苟延殘喘,解放台灣是早晚問題,而朝鮮半島則是燃起了熊熊大火,火燒到了門楣,孰輕孰重,任何人都可以掂量得出來。需要強調的是,美國同時在朝鮮半島、台灣海峽兩個方向採取行動,並且增兵菲律賓和派軍隊進入越南,讓中國不能不對美國在朝鮮半島的行動作這樣的判斷:其劍鋒所指,決不僅僅是朝鮮北方政權,而且還有剛剛誕生的新中國。

美國自己把自己擺到了中國“頭號敵人”的位置上,而它是世界上頭號強國,從而迫使中國調整戰略重心和戰略方向,去應對美國帶來的更重大、更嚴峻威脅。不論美國有沒有把中國捲入戰爭的主觀企圖,但實際效果就是迫使中國不得不對朝鮮半島局勢作出反應。中國如果此時示弱,對朝鮮半島局勢置之不理,任美國侵佔全朝鮮,不僅東北不安全,台灣也必然不保,及至全局也會岌岌可危。

歷史證明,中國出兵援朝,把美國從鴨綠江邊打回到三八線,不僅穩定了朝鮮半島乃至東北亞局勢,而且樹立了言必信、行必果的戰略威信,贏得了至今仍在享受的巨大和平紅利,特別是讓美國得到了切實教訓,意識到威脅和挑戰中國不能不三思而行。正如毛澤東所説的,“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這個關於出兵援朝的價值判斷,是恰如其分的。(作者為軍事科學院原毛澤東軍事思想研究所所長)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