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抗美援朝老兵|齊金炳:離開不到十分鐘,指揮所就被敵機炸平

來源:中國江蘇網作者:陳月飛
2020-10-15 15:51

齊金炳,江蘇省軍區南京離休一所離休幹部。1923年12月出生,1938年1月入伍,1938年5月入黨,1982年8月離休。歷任青年幹事,指導員,正、副政委,團長,炮兵副師長,炮兵副軍長,副校長,炮兵主任,師長,參謀長,副校長,南京軍區炮兵顧問等職。曾參加討伐石友三、古云集戰鬥、南北郭村戰鬥、桑園戰鬥、平津戰役、解放太原、蘭州、寧夏戰役、抗美援朝五次戰役等。

榮獲三級獨立自由勳章、三級解放勳章、獨立功勳榮譽章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三級紅旗勳章。

離開不到十分鐘,指揮所就被敵機炸平

“轟炸投彈時我要不出去,現在咱們倆見不了面了。”9月22日下午,97歲的志願軍老戰士齊金炳回憶起朝鮮戰場上與死亡擦肩而過的一瞬間。這位百戰餘生的老八路,被認為是電影《英雄兒女》中志願軍團長的藝術原型之一。70年後他更願意談的,是團裏英勇可愛的戰士們。

百戰餘生,身先士卒三次負傷

“我叫齊金炳,整齊的齊、金字的金、甲乙丙的丙。現在炳帶火,原來不帶,我是老三嘛。”已是97歲高齡,齊老的話裏濃厚的河北高陽鄉音不改。14歲那年日軍佔領了高陽縣城,沒法讀書的齊金炳就瞞着家裏參加游擊隊打日寇。因為上過六年小學有文化,他先是到連裏當文書,16歲就當上了連副指導員。

“打仗多少次我不記得了,負傷一共3次。”齊金炳首次負傷是在1941年初打的一仗。他帶主攻排攻打日軍據點時,被手榴彈炸得渾身流血,好在冬天穿着棉衣,樣子怕人傷得不重。輕傷不下火線,他的精神鼓舞戰士們拿下據點,還抓到了鬼子俘虜。

第二次負傷也在抗戰,第三次負傷就是抗美援朝時了。1951年11月,志願軍第65軍發動了保衞開城的掃蕩作戰。戰鬥打響前,已是志願軍65軍195師583團團長的齊金炳,親自帶偵察排十多位戰士到前沿偵察美軍部署時被炮彈炸傷,仍舊輕傷不下火線。“領導幹部輕傷不下火線。我説不疼,也不能説一點不疼,但我那麼説,戰士就高興了。”齊老笑言,當時聽説團長帶隊,戰士們都高興得很,倒是回來後他因為冒險捱了批評。

這次偵察後,志願軍兩個連順利攻克敵軍據點,殲滅70多個美軍,俘虜了5人。“騎兵1師的,這是美軍老番號,部隊已經改成了機械化。”至今齊老都記得這個素稱美軍精鋭的老對手。

“我是團長,在朝鮮團長也會負傷,以下就更不提了。”齊老講了個故事,1953年的一天,團裏在前沿一處連指揮所召集作戰會議,齊金炳有事帶一位參謀一位警衞員外出,離開不到十分鐘,指揮所就遭到美機轟炸投彈。“飛機炸了后土都翻過來、工事都平了,我回去都找不到指揮所了。指揮部裏還有營長、參謀、股長等7個人,全部犧牲。”齊老嘆了口氣,“我要不出去,現在咱們倆見不了面了”。

堅守7天不退,佛國山上大功連

“在朝鮮最厲害的就是敵人的炮火。”齊金炳對比説,美軍一個炮兵連有7門炮,還有汽車拉炮,我方最多隻有5門;開始時志願軍沒有飛機,地面對付飛機只有少量高射炮,主要靠戰士架着機槍對空射擊。

中國軍人的對手不僅物質強大,狡猾程度也是空前的。1951年第五次戰役時,“聯合國軍”摸到了志願軍“禮拜攻勢”的規律,並針對性策劃了陰謀。“我們志願軍那會兒打仗有個特點,背的糧食最多五六天,七天就可能沒吃的了,後勤跟不上。美國抓住了這個特點,我們也知道自己的弱點,不撤不行。”齊老回憶,部隊打到漢城時後勤達到極限,只能主動後撤。敵軍見志願軍停止戰役攻勢,緊緊追擊上來,企圖不讓志願軍喘息,向後壓迫志願軍。

為掩護主力部隊整補再戰,583團承擔了防禦任務。“軍長師長命令我,‘小齊,你們這個團守佛國山,5天不能撤’。”齊金炳領受任務,立即率部趕到佛國山。這裏有多條公路鐵路通過,位置極為緊要,志願軍只能依託臨時構築的野戰工事堅守。

齊金炳的阻擊部署是,以583團3營為主,又以該營9連為主力。1951年5月4日起,美騎1師一部在十多架飛機、數十輛坦克和火炮掩護下進攻佛國山,發動13次進攻均被擊退,7晝夜毫無進展。齊老説,敵人有重炮,我軍最大的是八二迫擊炮,其他都是六零炮等小炮,卻讓敵人不能前進一步。

特別是最後一天的13個小時內,敵連續衝鋒7次,次次敗退。1951年6月3日《人民日報》專文稱讚《佛國山上的英雄們》,其中記述了阻擊戰最艱難的時刻:“當戰鬥進行到最後時,九連的六零炮彈打光了,只剩下些手榴彈。勇士們就用手榴彈打垮了敵人兩個連的第七次衝鋒。第二班和一個機槍組據守在靠山角的工事中,敵人藉着煙幕從三面衝到了工事前沿。這時連手榴彈也無法使用了,勇士們就跳出工事和敵人拚刺刀,把衝上來的敵人一個一個地挑死在陣地前沿”。

“連長犧牲了、指導員負傷了、副連長也犧牲了。”齊金炳説,連長劉文犧牲後,指導員赫玉忠接替指揮,最終以傷亡70多人的代價守住了陣地,超額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我們的幹部戰士真好啊!那個時候你叫他下來換防,還不樂意。”

9連因此戰的英勇頑強被授予“佛國山上的大功連”榮譽稱號,赫玉忠等4人被榮記一等功。在危急時刻喊出“決死忠誠,拼命勝利”口號的赫玉忠轉業後與齊老常有聯繫,於2018年逝世。

老兵已逝,傳承不斷。如今,“佛國山上的大功連”轉隸成為陸軍第81集團軍某旅爆破連,正向新質作戰力量轉型,攻克了水下爆破、特種爆破等新型爆破作業,“決死忠誠,拼命勝利”仍舊是這支部隊的口號。

前沿不僅危險,艱苦也超乎巴金想象

齊金炳團長(右一)與巴金先生(左二)、許興漢副團長(右二)、黃谷柳戰地攝影記者(左一)在朝鮮戰地指揮所合影。

佛國山阻擊戰的故事,9連指戰員們曾向著名作家巴金講述過。那是1952年4月的一天,巴金到了9連陣地上。與佛國山戰鬥立下一等功的機槍手範鼠兒交談時,攝影師李書良還拍下了《巴金採訪戰鬥英雄範鼠兒》的生動照片。後來在掩體裏,巴金認真在筆記本上記下了勇士們的故事。

對巴金選擇583團作為訪問部隊,齊金炳至今很自豪,認為這是對583團戰績的肯定。“小齊,巴金到你們團,你們要保證他絕對安全。”接到軍裏電話,曾與死亡只隔十分鐘的齊金炳很為難,“我説我怎麼保證他絕對安全呢?只能他走到什麼地方,我們團幹部跟到哪”。

巴金到團裏那天已是快吃晚飯時,“巴金這個人話不多,堅決要求去前沿。我説,今天你聽我安排。”在團部休息一晚,次日齊金炳帶着巴金前出到3營陣地,實地查看交通戰壕、綁紮所、反坦克陷阱、避彈室,體驗指戰員的戰鬥生活。看到戰士們穿着濕透的鞋幾天幾夜守在潮濕冰冷的戰壕裏,巴金感動地對齊金炳説:“我想到了戰士很危險,沒想到這麼苦、這麼堅持,我待了五天、七天就走了,戰士們要長期守在前線,太不容易了。”

巴金在583團採訪了10天,4月29日晚還專門聽齊金炳談了自己的經歷,隨後去了兄弟團582團。回國根據戰地採訪,巴金創作了小説《團圓》,後被改編為家喻户曉的電影《英雄兒女》。影片中志願軍團長張振華的原型之一,就是齊金炳。

對此齊老很謙虛,“電影有擴大、拔高,有五六分像就不錯了。”作為親歷者,齊金炳坦言電影很難體現戰場的殘酷,“美國兵是好打,打仗不勇敢,當了俘虜放回去很高興,但是炮火、飛機、機槍厲害。我們的戰士真是不怕死,裝備差,就是靠勇敢!”

剛結婚3個多月就義無反顧赴朝作戰,回來時已是近3年過去。1953年10月,齊金炳佩戴着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三級國旗勳章、三級自由獨立勳章,與部隊一同班師回國。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