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空軍工程大學航模俱樂部:夢與航翼一起飛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何格格 牛智楠 陳 卓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1-17 07:37

原本打算開個新聞發佈會,沒想到開成了線上“羣英會”。因為疫情原因,為了避免聚集,空軍工程大學航空工程學院航模俱樂部“獵天”航模隊骨幹林佳琦及時調整招新方式,當了一把“網紅”。

“大家現在看到的這架紅色飛機模型,翼展超過2米,它可是學長們獨立設計製作的輕木飛機,曾斬獲CADC比賽三等獎,實現了我校在這個項目上零的突破。”學着“網紅”直播“帶貨”的樣子,林佳琦帶着學弟們觀賞俱樂部裏的各種“寶貝”。

“直播”剛結束,林佳琦的手機就響個不停:“學長,我之前一點都沒接觸過航模,能行嗎?”“學長,我感覺航模俱樂部能圓我放飛空天的夢想,想加入要做哪些準備?”

林佳琦沒想到,招新宣傳當天,幾十名學弟主動求加微信。簡單的話語,真摯的問詢,也讓他回憶起第一次走進航模俱樂部時的興奮與豔羨。

參加CADC中國國際飛行器設計挑戰賽總決賽,獲科研創新項目一等獎、對地偵察與打擊三等獎;

參加中國國際教育機器人無人機競速賽,獲特等獎;

參加AFSC全國航空體育競賽,獲團體第三名。

……

一座座璀璨的獎盃,一面面閃亮的獎牌,映射着空軍工程大學一屆屆航模俱樂部隊員的“戰果”與榮耀,也記錄着他們的付出和汗水。那時的林佳琦深深記住了老隊員們的一句話:“我們的‘獵天’航模隊雖然規模不大,但隊員們的夢想卻很大……”

隊員們在進行試飛準備。林佳琦攝

150平方米空間,40餘架成熟航模,34個重要獎項,空軍工程大學學員在航模俱樂部放飛空天夢想——

夢與航翼一起飛

■何格格 牛智楠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陳 卓

一個機務兵的藍天夢

“我愛祖國的藍天,晴空萬里陽光燦爛,白雲為我鋪大道,東風送我飛向前……”

每一名空軍軍人,心中都有一個藍天夢。作為託舉戰鷹翱翔的機務專業學員,雖不能駕駛戰鷹遊弋藍天,但對飛翔的渴望從來沒有發生過改變。“獵天”航模隊隊員袁海濤就是其中的一員。

考入軍校後,袁海濤曾一度為自己不能駕駛戰機飛行感到遺憾。當他第一次看到學院外場停放的各型戰機時,除了驚奇和激動,內心的遺憾與嘆息再次翻湧。

一個偶然的機會,袁海濤走進航模俱樂部。他彷彿走進了一個小型航模博物館:地板上,從古典螺旋槳飛機到最新渦噴式戰鬥機,整齊排列、一應俱全;牆架上,一排排全國大賽獲獎證書閃耀光芒;實驗桌上,攤開着一沓沓手繪設計稿,還有密密麻麻的標記和比賽心得。

牆角堆放着木料板材,起子、鉗子、錘子等工具,還有電路板、螺旋槳,又好像一個微型工廠。陷入沉思的袁海濤,被學長楊偉貴的一句話驚醒了:“藉助模型,我們同樣也可以叱吒藍天。”

就這樣,袁海濤同其他執着於藍天夢的戰友一道,加入了這個充滿夢想的集體。第一學期,連夢話他都能説出“航模”兩個字,一度成為舍友的“笑談”。

前任航模俱樂部隊長翟致帆至今記得自己第一次來到俱樂部時的情景,還未踏進大門,就聽見門內正在激烈地“論戰”:“考慮到風速影響,飛機尾翼至少還要再打開0.5毫米……”

被熱烈的氣氛感染,翟致帆快速走進俱樂部,悄悄坐在後面,安靜地看着展示台上的飛行器模型,怦怦的心跳像是上了發條的機械鐘錶。那一刻,他有一種預感,航模將從此走進他的生活,再難分開……

憑藉熟悉飛行器原理,以及對實物的細緻觀察,翟致帆很快進入實操階段,併成為骨幹帶頭人。研讀理論書籍、電腦模擬運行、實地操作放飛,他將所有課餘時間都放在航模研究上,甚至在食堂排隊打飯時都拿着航模圖冊。

“製作模擬器、實飛模擬器、製作成品飛機……”“試飛、炸機、復飛……”跌跌撞撞中,翟致帆帶領戰友們從一知半解到技術“全能”,將飛行器從學院操場綻放到國家賽場。隨着一點一滴累積“戰果”,俱樂部也被他們變成了自己的專屬榮譽室。

“初入俱樂部時,我們只瞄準獲獎,如今我們不再止步於單純地捧起獎盃,更希望看見航模有軍味、有自己獨特的屬性。”畢業已兩年,但2014級學員何嘉昱仍關心着俱樂部的發展。

航模俱樂部內景。林佳琦攝

俱樂部裏“軍規”多

剛來到航模隊時的懵懂,學員範振國記憶猶新。他和幾名新加入的“菜鳥”一道,拽住學長翟致帆問東問西:遙控器怎樣使用?迴旋角度對飛行有何影響?

成為新一任航模隊隊長後,翟致帆根據隊員們各自擅長的領域和興趣點,把航模隊分成飛手組、製作組和程序組:飛手組負責航模操縱飛行,製作組負責航模製作維修,程序組負責調試機載設備。

當範振國他們這些新人第一次上手實裝試飛後,飛機接二連三被摔壞。一開始製作組還來得及應付維修,到後面摔壞的飛機實在太多,只能叫上飛手一起來修。於是,俱樂部便有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固定一名製作組成員加一名飛手編成梯隊,共同保障一架飛機,白天飛手練習飛行,晚上回來一起維修。美其名曰立下“軍規”:誰摔壞誰維修。

除了這條規定外,航模隊每週三召開一次“諸葛亮會”,交流前沿技術,討論訓練中遇到的難題,商量解決辦法,再組織一次航模實地放飛。

第一次製作完成翼展約1米的“龐然大物”,隊員楊偉貴興奮不已,伸出剪刀手,忍不住與它自拍了一張。

試飛當天,俱樂部成員將這個“龐然大物”放在地上,很有儀式感地圍成一個圈,等待飛手楊偉貴將它送上藍天。

“起飛,繞行一圈、兩圈、三圈,着陸……”完成了一系列飛行動作後,楊偉貴的身後傳來歡呼聲。

就在一個月前,楊偉貴從一張設計草圖開始,一邊吹着泡麪熱氣,一邊修改技術參數。然後,週末跑建材市場,找最優質的板材、做最細緻的切割,一步步向成品靠近。

萬事俱備,幾個急需的輕木條卻遲遲沒有到貨,怎麼辦?想起“勤儉持家、節儉至上”是俱樂部的章程之一,焦急的楊偉貴突然停下了來回踱步,牆角的一堆雜物吸引了他的目光:“以前學長剩下的輕木條,改造一下剛好能用。”他向戰友興奮地吹了個口哨。

加入航模隊兩個月,就做過3架飛機的“學徒工”郝坤,首次嘗試獨立完成一架航模。當所有步驟按流程實施完畢,卻發現怎麼也飛不起來,問題出在哪裏?

查百度、找課本,翻來覆去抱着“寶貝”模型找問題:供電很正常,連線無差錯,電子調速器型號也沒破綻。一籌莫展之際,聞訊趕來的學長洪小樂拿起航模,一看便指出了問題所在:“虧你還是個機務兵,螺旋槳裝反了。”

郝坤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從此,“極端負責、精心維修”8個字的機務兵精神,便高高懸掛在俱樂部牆上。

“俱樂部裏的‘軍規’雖然多,但是讓我們養成了一個個良好的習慣。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嘛!”現在的郝坤也成了航模隊骨幹。

成功飛上天的航模。賈潤初攝

在學習比賽中贏得比賽

一架航模騰空而起,優美的弧線劃過天際,空中急停後,迅即對地俯衝。手握控制器的隊員張海波面頰因緊張顯得通紅。

那是一場令張海波難以忘卻的比賽,大學“智勝空天”無人機挑戰賽在渭北高原開幕,百餘家軍地高校逐鹿空天。

面對主場作戰,張海波鉚足了勁兒要拿冠軍,他決定來一把高難度挑戰,嘗試從未經歷過的定點投放。這一課目,除了要求航模能“飛”,還要能“看”、能“識別”。

無人機自主飛行和圖像識別,面對這兩門專業性極強的“大山”,隊員們靠加班熬夜啃書本能爬過去,但面對缺少專業的圖傳設備和機載相機,張海波和隊友們卻感到“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隊員們上網購置山區用的定向天線,再用組局域網的方式傳圖像,憑藉專業積累,他們想出了成本最低的解決方法。多次測試後,效果不錯。

然而,正式比賽時卻因場地上鐵圍欄的干擾,天線失去了作用,圖像沒能及時傳回。雖然成績不理想,但張海波同戰友們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半年後,浙江海寧上空,一場“王牌空戰”悄然打響。這個因錢塘江大潮而聞名四海的小城,因CADC的開幕瀰漫着濃烈的“戰場”氛圍。“CADC”全稱為中國國際飛行器設計挑戰賽暨科研類全國航空航天模型錦標賽,每年都會吸引諸多知名高校激烈角逐。

此時,“獵天”航模隊已經連續兩年遭遇敗績。但令“羣雄”想不到的是,這一年,昔日的“小角色”竟力壓全場,捧起科技創新一等獎這個“含金量”十足的獎盃。

“獎盃拿到手真不容易。”隊員郭冰的言語中既興奮又感嘆。

兩年前,“獵天”航模隊首次闖進CADC的大門。

“由於沒考慮長途跋涉因素,一路顛簸,飛機模型保管不善,已經損壞。本想抓緊時間修理,卻發現沒帶備份核心零部件。好不容易從其他隊伍裏東拼西湊借來了零件,試飛時,卻發現設備條件已與對手存在差距,最終未能挑戰成功。”郭冰説。

因為準備不足,他們帶着遺憾而歸。

一年後,當成員們吸取教訓再次殺入CADC賽場,發現對手的提升還是快於自己,成績依舊不盡如人意。

“怎麼辦?”返程途中,大家彼此相望。“賽場如戰場,我們必須拿第一!”“從現在開始,為了明年的比賽,每一個細節都按實戰標準來!”

一次次跌倒,一次次參賽。為迎戰新一輪比賽,大家劃定時間表:兩個月,純手工製作6架飛機!對隊員們來説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戰。賽場試飛、維修飛機、調整思路……隊員們每晚加班至深夜成了一種習慣。

去年,當隊員賈潤初來到海寧,身着空軍藍的他們高舉隊旗,迅速將賽場上的目光全部吸引過來。

比賽當天,2萬字論文、85頁PPT,主辯手賈潤初胸有成竹逐一展示。評審專家質疑:“用環量控制技術替換副翼效果,實際中可行嗎?”隊員們二話沒説,迅速將沒有副翼的航模連續做出偏轉、橫滾等系列動作,評委頻頻點頭,認可了這個創意。

三年磨一劍,“獵天”航模隊終於捧起夢寐以求的獎盃。“時間猶如一面篩子,篩去浮躁與虛華,留下來的都是對藍天真正的熱愛。”指導教員張登成教授説,航模俱樂部就是學員放飛空天夢想的“微縮演習場”。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