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星火燎原|劉志丹太白收槍,智勇雙全“打蛇先打七寸”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劉景範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3-15 08:01

劉志丹太白收槍

■劉景範

傾聽原文

1930年蔣介石同閻錫山等進行的中原大戰,給人民造成了深重災難。動盪不安的社會增長了民眾的不滿情緒,軍閥混戰牽制和消耗了國民黨統治集團的力量。這種形勢為紅軍和革命戰爭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中共陝西臨時黨委指示陝北特委將“組織兵變”“擴大紅軍”等作為中心工作。本文記述的是劉志丹開展兵運工作的成功範例,從領會上級意圖、定下戰鬥決心,到現場組織實施,將劉志丹深思熟慮、謀定而後動,將計就計、順勢而為,速戰速決、“打蛇先打七寸”的智勇雙全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這次收槍行動成功後,劉志丹以此為基礎組建起一支紅軍武裝,在合水、保安、安塞一帶開展游擊戰爭,隊伍迅速壯大,為中國革命發展作出了貢獻。

永寧山是保安縣(今志丹縣)國民黨反動派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縣政府就設在這個山上。中國共產黨在陝、甘邊地區進行地下活動的重要據點,也在這座山上。

一九三○年九月十四日的黃昏。保安縣永寧山國民黨的民團團總曹力如(永寧山中共黨支部的負責人之一)坐在炕桌邊,一面看着幾封向他打聽劉志丹的信,一面自言自語地叨唸着:

“為什麼還不見消息?”

忽然門外喊了一聲:“報告!”曹力如抬起頭,一個站崗的團丁直挺挺地站在他面前説:

“外邊有個人要見團總。”

曹力如警惕地收起信件,問:

“是什麼樣人?”

“穿一身藍布衣服,頭上戴頂大麥稈草帽,中等個子,瘦瘦的,深眼窩,高鼻子,看來有二十幾歲,口音像本地人。”

曹力如笑了笑,心想:一定是劉志丹同志,這個新來的團丁不認識他。忙説:

“快請他進來!”

曹力如忙下地,搶先跑了出去,一把拉着劉志丹的手笑着説:

“老弟,我正在唸算你,你就來了。真是説起風就是雨。”

劉志丹笑道:“雨是雨,就是不及時。”

劉志丹進門把草帽往桌上一扔,坐在炕沿兒上。曹力如從文件箱中拿出幾封信遞給劉志丹。劉志丹靠在炕桌上,左手託着額角,翻着從寧夏、榆林、延安等地做兵運工作同志的來信。

兩個老友久別重逢,有説不完的話兒。他們談起今後如何繼續開展兵運工作的問題。

劉志丹説:“黨要我們搞兵運工作的目的,是為了組織自己的武裝。根據毛澤東同志和朱德同志在南方搞武裝的經驗證明:革命的武裝必須是在與反革命的武裝鬥爭中形成和生長起來。我們必須趁目前邊界敵人力量空虛的機會,瞅準目標,堅決地消滅他們,搞起自己的武裝,打游擊……”

“可是,人、槍一時可搞不起多少啊!”

劉志丹思索了一陣,一字一板地説:

“哪裏能抓就抓一把。人還是有,兩個月前在隴東民團騎兵第六營搞兵運工作的盧連長、劉連長、老楊都可以找回來呀!幹革命的人,不下決心可不行啊!周圍這些反革命武裝,我們為什麼不想法先搞他個把呢?”他沉思一會兒,又盯着曹力如問道:“周圍這些民團,我們掌握哪個情況多?哪個武器好?”

“比較起來,還是太白民團的情況瞭解得多些。據説他們都從寨子上搬到街上來住了,住得很分散。民團改編為隴東民團軍二十四營後,對老百姓勒索的糧款更多,聽説最近還打死幾個老百姓……”

談到半夜,曹力如送劉志丹到另一個房子去睡了。

早晨,曹力如走進劉志丹住的房間,看見地上扔滿了煙頭。劉志丹衣服穿得整整齊齊,兩手盤在胸前,靠在羅圈椅上。一雙沉思的眼睛盯着對面的牆壁。

“昨晚睡得好吧?”曹力如用親切的口吻説。

劉志丹扭過頭來向曹力如笑了笑,拿起兩個哈德門煙的空盒子説:

“這就是昨晚的成績,我給你們站了一夜崗……”

開會前,盧連長、劉連長、馬福記等七八個同志,陸續集中到永寧山團局。還有從宜川、延安、瓦窯堡等地來找劉志丹的賀彥龍、魏佑民等四五個同志。劉志丹和這些同志們商談如何搞武裝的事。恰好,老楊也從慶陽回來了。他對劉志丹説:

“我在三道川脱險後,逃到慶陽,見到了隴東民團軍司令譚世麟。譚世麟還假仁假義説,要我把你‘招撫’回來,還是擔任他的騎兵第六營營長。咱們騎兵第六營搞兵變的事,他一無所知;同時他還把隴東民團軍二十四營的王營副叫來,當面交代,要他協助這件事。王營副也奉承説,他聽過你講話,很佩服你。”

劉志丹聽完老楊這一席話,沉默了一會兒,就笑着向老楊説:

“‘招撫’?看誰‘招撫’誰!老楊,我們這兩天正愁沒法搞他們,你倒給咱帶來了辦法。”他又回過頭對曹力如説:“力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對象有了,辦法也有了。”

大家商量了很久,第二天,曹力如把這個計劃報告黨支部作了研究。決定將計就計,一面派老楊再去太白鎮通知二十四營營長黃毓麟,要他們準備糧草,騎兵六營隨後就來。先穩住敵人。

劉志丹和其他同志分頭集合人馬,囤積糧草。他們設法從永寧山民團和公安局抽出一些槍支和馬匹,加上同志們從各地帶來的,一共湊起長短槍二十支,戰馬二十多匹。此外,還趕做了一些軍衣和旗號。

過了兩天,人馬調齊了。一天晚上二更時分,劉志丹帶着這支二十多人(其中有十多個共產黨員)的騎兵部隊,靜悄悄地從永寧山出發了。天明以前到達距永寧山四十里路的白砂川。

白砂川,古來是個大鎮,經歷代戰爭的破壞,現在只住着幾家窮人。周圍森林繁密,前些年,除了土匪以外,很少有人來往。

第二天早飯後,劉志丹向全隊作了動員以後,把隊伍帶到村子外面的野地裏,進行臨時訓練;不會打槍的人學着打槍,不會騎馬的人練習騎馬,然後,又練習了突然襲擊敵人及收繳敵人槍支的動作。

九月二十八日拂曉,趁着雲霧瀰漫,劉志丹帶着所謂“隴東民團軍騎兵第六營”從白砂川出發了。通過森林,隊伍沿葫蘆河前進。劉志丹騎着一匹鐵青色的高頭大馬,全身穿戴着民團軍軍官服裝。一個戰士打着一面隴東民團軍騎兵第六營的旗子走在先頭,後面一長串人都穿着民團軍的軍服,騎着各色各樣的戰馬,當天下午,隊伍進了太白鎮。

太白鎮是合水縣東邊的一個小鎮,鎮上有兩條東西交叉的斜街,中間有一條河流,街上有不少開店的,街的東南頭有個燒坊,掌櫃的外號叫“蒜客”,劉志丹的軍隊這天就駐在蒜客的燒坊裏。

蒜客官名叫李緒增,約五十多歲,此人仗義疏財,愛打抱不平,人都稱他綠林好漢,他也喜歡交往一些鬧革命的人。他老早就和劉志丹認識,很佩服劉志丹的行動。許多做革命工作的人,路過太白鎮都住過他的燒坊。蒜客見了劉志丹的面,就講起太白民團團總黃毓麟(外號黃二子),他的官兵常上酒店喝酒不給錢,因此他對黃二子十分不滿。

當天晚上,在黃二子營當兵的趙連璧(我們派到這個營工作的同志),託喝酒為名來找劉志丹,他報告了關於黃二子部隊內部的具體情況。

從九月二十九日的早晨,到三十日晚上,除了劉志丹、老楊與黃二子、王營副打些交道外,其餘的人員分別進行了官對官,兵對兵的交朋友工作。在和他們接觸中,一面虛張聲勢,揚言後面還有許多部隊要來,一面偵察對方的動靜。

三十日晚上,在蒜客的燒坊裏,幾個負責同志,詳細研究了黃二子營的具體情況。提出:敵眾我寡,宜鬥智,不宜鬥力;宜速戰,不宜持久。因此決定:劉志丹和老楊把敵人的營長和營副活捉起來,要他們下令部隊繳槍;如果活捉不成,就先打死這兩個壞蛋;同時由盧連長負責帶幾個同志與敵第一連的官兵聯歡,伺機收他們的槍;蒜客負責準備酒菜。

十月一日早上,太陽剛出山,濃霧還沒有消散,劉志丹、老楊、趙副官(他化裝傳令兵)來到王營副住的房子裏。劉志丹和王營副拉了幾句閒話以後,接着很認真地説:

“王營副,我們馬上又要來一百多人,怎麼駐法?另外,還需要些糧草,想和黃營長商量一下。”

因為兩天來彼此已經很熟,王營副想了一會兒就寫了個條兒,派護兵去請黃營長。這時,劉志丹給趙副官使了個眼色。趙副官領會了劉志丹的意思,立刻跑到燒坊裏,告訴盧連長作準備。過了一會兒,黃營長來了。他走進房子,與劉志丹打了個招呼,然後坐了下來。

劉志丹的護兵路四,別人稱他為神槍手,這幾天,他已經和黃二子、王營副的護兵搞得挺熱乎。王營副的護兵很狡猾,路四叫他小兔子;黃二子的護兵是個大個子,路四叫他大漢。這時候,路四一面放哨,一面和小兔子、大漢拉呱。忽然,小兔子把大漢叫到房裏去。路四猜疑他們在搗鬼,便在門外偷聽。只聽小兔子説:“王副營長要我們注意,不對就先下手……”大個子説:“我聽營長説,營副膽子太小,他們都是細腿子(指劉志丹他們都是些學生出身),敢把咱怎樣?”小兔子罵大漢太傻。説着,兩個人走出房來,站在王營副的門口,動也不動。路四着急了,拿出一包哈德門香煙,向大漢説:

“請你和你的夥計來抽煙。”

大漢拉着小兔子的手跑來。路四遞給他倆每人一支煙説:

“吃吧!這是營長給我的。”

三個人在外邊邊抽邊談論。

屋裏的王營副端着大煙盤子,讓劉志丹和黃營長上炕抽煙,劉志丹再三説不會抽,只有黃營長爬上炕。劉志丹正盤算怎樣下手。突然外邊“叭”的響了一槍,緊跟着趙副官慌慌張張跑進來説:

“黃營長,你的兵兵變了!”

王營副聽説兵變,正要掏手槍,劉志丹抽出槍對準他的腦袋“叭”一下子,結束了他的性命。黃營長正忙着爬起,也被老楊一槍打死了。

原來剛才那槍是路四打的。路四正在外邊和兩個護兵談着,小兔子一溜煙跑到馬棚裏備了兩匹馬。路四問他:

“備馬乾什麼?”

小兔子胡亂支吾。路四見勢頭不對,心想不能讓他跑掉,正在着急,剛好趙副官走進院子,他忙向趙副官使了個眼色。趙副官點頭示意後,路四一槍打倒了小兔子。把大漢嚇得把槍一扔,跪下哀求饒命。

這時候,在蒜客的燒坊裏,院子裏,擺着好幾桌酒菜。盧連長和幾個同志都提着酒壺給黃營長的官兵灌酒,有些人已被灌得醺醺大醉,東倒西歪;沒醉的還在一心一意地紅着臉划拳喊叫。

盧連長聽見槍聲,把酒壺一丟,用槍口對準敵人大喊一聲:“繳槍!”所有的人都把槍口對準了敵人。

這時,趙連璧舉起槍大聲説:

“弟兄們!劉志丹的軍隊是咱們窮人的軍隊,咱們都是受苦人,還是跟他們走吧!”

敵人的連長愣了一下,準備抵抗,被盧連長一槍打倒。其他敵人亂成一團,有的鑽在桌子底下,有的把槍甩下跑了。有的還在頑強抵抗,雙方對打一陣,才把敵人消滅。

劉志丹他們幾個人,完成任務後,急忙往燒坊裏走去。剛出大門,迎面跑來四個敵人。劉志丹喊聲:“繳槍!”四個敵人乖乖地放下了武器。

當劉志丹趕到燒坊時,這裏的敵人基本上已被消滅;少數敵人鑽到了老百姓的草堆和炕洞裏,也被搜出來了。僅在蒜客燒坊裏就繳了四十多支槍、二十五匹騾馬、三十頭毛驢。

黃家砭的敵人第二連,聽到街上槍響,都衝出來向山上跑。這時,盧連長又帶着人馬從燒坊趕來,和魏佑民一塊,帶了二十多個騎兵追上去打了一陣,繳獲了幾匹馬、幾支槍,其餘的敵人跑散了。

中午,太白戰鬥勝利地結束了,太白人民的禍害消除了。紅軍準備出發,鎮子上的男女老幼喜氣洋洋地擠在街上看熱鬧。劉志丹給羣眾講了幾句話,就帶上隊伍向林錦廟急進。走到距太白鎮三十里路的棗刺砭,恰巧碰上敵人第三連連長馬建有的兩個隨從兵在道旁遛馬,劉連長繳了他們的槍。問道:

“你們連長呢?”

“在這裏逛‘破鞋’。”

劉連長帶着人跑到一個“破鞋”家裏,捉住了馬建有,把他捆在馬上。當晚二更時分趕到林錦廟,馬建有被迫繳出了自己的全部槍支和馬匹,然後把他釋放了。

這次行動共繳獲長短槍六十多支,騾馬幾十匹。有十幾名俘虜也自動地參加了我們的隊伍。這天晚上,戰士們都興奮得睡不着覺,吹號的吹號,打鼓的打鼓,慶祝勝利,互相比較着繳來的槍。他們説:

“這下我們可有了槍了!”

以後,劉志丹領導着這支武裝,在合水、保安、安塞一帶開展了游擊戰爭。隊伍也迅速地壯大起來。

劉景範 出生於1910年,陝西保安(今志丹)人。文中身份為中共陝西省委永寧山黨支部工作人員。新中國成立後歷任政務院人民監察委員會黨組書記,監察部副部長,地質部副部長,民政部副部長。1990年逝世。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