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離任那天,我留下一個用了快3年的筆記本,為了實現……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陳在旗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11-19 06:58

離任那天,我留下一個筆記本

■海軍陸戰隊某旅政治工作部宣傳科幹事 陳在旗

“陳幹事,筆記本里面的內容我已經看完了,重要的也做了謄錄,現在‘完璧歸趙’,我們正式交接完畢。”看着二連新任指導員劉永乾發來的信息和“失而復得”的筆記本,我心中五味雜陳。

上個月,我離開了心愛的二連,來到宣傳科任幹事,接替我的是機關人力資源科幹事劉永乾。他的優秀我早有耳聞,我相信自己離開後二連會有更好的發展。儘管心裏這麼想,但交接那一天,還是感覺空落落的。

從當指導員開始,我專門準備了一個筆記本,把連隊的大事小情都記錄下來,裏面有工作計劃、談心記錄、教案提綱、靈感想法等等。這個用了快3年的筆記本,被我記得滿滿當當,可以説是我3年指導員經歷的濃縮。

交接完回到宿舍,我從行李箱裏拿出這個筆記本,像往常一樣翻看,目光首先落在扉頁上的一張照片——這是全連剛清理完裝甲訓練場浮土後的集體合影,這也是連隊調整改革後的第一張“圖片資料”。照片上所有人都灰頭土臉,“海軍藍”迷彩服也蒙了一層灰,雖然看起來不是那麼光彩照人,但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笑容,精氣神十足。

“兩天時間清理10公里長的裝甲車道周圍浮土。”當時營長安排完任務,我和連長頓感壓力,一方面時間緊張,另一方面則是剛調整後的二連由於人員分流,骨幹力量薄弱,大家互相不熟悉,能否按時完成心裏沒底……但最終,我們提前半天高標準完成任務。

不僅如此,更重要的是,二連經此一役真正凝聚成鋼。我們趁熱打鐵,提出了三年規劃:第一年打基礎,培養保留骨幹人才;第二年促發展,多在比武競賽奪牌;第三年爭先進,各項建設正規有序。我也鄭重地把規劃寫在了照片下方,每次翻開本子第一眼就能看到。今年是三年規劃的最後一年,現在大家爭先進的勢頭正勁,我卻要離開了……

不知何時,劉永乾出現在我身後,也在打量着這幾行字,並對筆記本的內容充滿好奇。在他的追問下,我聊起了記錄本裏面的幾件事,權當交接工作。

“這是我當指導員第5個月時寫給全連官兵的檢查。”當時我自認為對連隊已經相當熟悉,正當我準備要大展身手的時候,一名戰士因為違規違紀被上級通報。受此影響,連隊的士氣也比較低迷,特別是當事人,本是很好的骨幹苗子,卻一蹶不振想着儘快退伍。

問題到底出在哪兒?思來想去,我覺得根子還是在於我這個當家人把工作重心擺錯了。痛定思痛,我決定在連軍人大會上作檢查,一是為了減輕當事人的心理負擔,二來也趁此機會總結分析一下當指導員以來的工作失誤,最後又重申了連隊的發展規劃,希望全連能夠提起精神向前看。

效果很明顯,那名戰士覺得連隊很有“人情味”,沒有抓住他的錯誤不放,自己也調整了心態,現在擔任五班班長。而我也常常翻看這份檢查,常常地警示自己——無論什麼時候,作為指導員,官兵的思想動態一定要及時掌握。

聽完這個,劉永乾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又小心翼翼地拿起夾在本子封面的“創可貼”和作為書籤的“便籤紙”,這兩個都和去年入伍的藏族戰士擁忠澤裏有關。剛下連時,擁忠澤裏的漢語表達能力不是特別好,和戰友交流有些吃力,這讓他產生了自卑心理。為了能有時間多和他交流,幫他提高漢語水平,我和連長決定讓他擔任連部的衞生員。擁忠澤裏學得很快也很用心,並且對工作認真負責。那次我練戰術不小心撞破了皮,他第一時間給我拿了兩個創可貼,我用了一個,另一個就夾在了筆記本里。

現在擁忠澤裏已經回到了班排,前段時間被選派執行任務,出發前他把手機交到了連部保管,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希望我每週替他向父母報平安。我就把“每週記得給擁忠澤裏父母打電話”寫在了便籤上,同時也作為書籤提醒自己。

“我走之後,這個便籤就交接給你了。”

“把整個本子都交接給我吧!”

“嗨,我這個本子像個‘雜貨鋪’,記得亂七八糟的,平常不捨得扔的都夾在裏面,你就別要了……”

可沒想到,劉永乾接着説了一個理由讓我難以回絕:“二連還要繼續實現‘三年規劃’,有了它我也能儘快進入情況。”聽完這句話,我雖然不捨,但還是留下了這個筆記本。

到了機關,我依然關注着二連,檢查教育時也回二連聽過課。我覺得劉永乾開展教育針對性很強,課上互動交流也很深入,説明他進入情況很快。並且他還把“三年規劃”製成橫幅標語掛在連隊門前,從二連兄弟們的臉上和眼睛裏,我都能看到那股熟悉的精氣神!我在心底默默地祝願二連的明天更美好!

(陳 巖整理)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