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美軍研製“金帳汗國”自主協同攻擊炸彈

作者:王笑夢責任編輯:伍行健
2021-03-16 08:40

近日,美國空軍實驗室宣佈“金帳汗國”自主協同攻擊炸彈項目完成第二次飛行測試。測試中,一架F-16戰鬥機投下4枚協同式小直徑制導炸彈(CSDB-1)(以下簡稱CSDB-1炸彈)。這些炸彈在下落過程中構建“彈聯網”,自主識別新目標,並根據預設交戰規則對目標進行評估和分配,最終完成對4個選定目標的協同打擊,標誌着該型智能炸彈具備一定自主選擇能力。

不斷髮展的“智能炸彈”

航空炸彈是最古老的機載武器之一。早期的航空炸彈採用“自由落體”方式打擊目標,命中率較低。1943年夏,德國“弗裏茨”-X滑翔炸彈投入使用。這種炸彈採用無線電指令制導,依靠彈翼滑翔飛向目標,打擊精度明顯提升。1943年9月9日,納粹德國空軍轟炸機對投降盟軍的意大利艦隊進行空襲,先後從6400米高空投下12枚“弗裏茨”-X滑翔炸彈,其中2枚準確命中一艘戰列艦並將其擊沉。這是制導炸彈首次亮相戰爭舞台。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各國開始研製精確制導炸彈。越南戰爭期間,美國推出採用電視/激光制導的“白眼星”和“寶石路”兩款制導炸彈,命中精度進一步提高。同一時期,蘇聯也推出KAB-500和KAB-1500兩款制導炸彈。

海灣戰爭後,為解決在惡劣氣象條件下的制導問題,美國研製出JDAM聯合直接攻擊炸彈,採用全球定位系統+慣性導航系統制導,具備全天候精確打擊能力。同一時期,俄羅斯也推出KAB-500S衞星制導炸彈。

在制導技術升級的同時,為提升炸彈射程,各國開始研製滑翔制導炸彈,如美國GBU-15激光制導滑翔炸彈和JDAM-ER增程型聯合直接攻擊炸彈等。近年來,伴隨着炸彈小型化趨勢,諸如美國GBU-39小直徑制導炸彈(以下簡稱GBU-39炸彈)、俄羅斯“雷霆”高精度滑翔炸彈等小型制導炸彈也紛紛面世,使戰機能夠攜帶更多制導炸彈。

“金帳汗國”的新概念

2015年6月,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發佈報告《維持美國的精確打擊優勢》,分析強對抗環境下打擊100個目標的炸彈消耗情況。報告稱,如果強對抗使戰機投下的精確制導炸彈僅有10%能到達目標,那麼打擊100個目標需使用約4500枚傳統精確制導炸彈。如果這些炸彈之間能建立數據鏈接,自主評估炸彈消耗量和目標毀傷情況,重新規劃攻擊目標,可最大限度節省炸彈消耗量,僅需1000枚炸彈就能完成同樣任務。

根據這份報告,2019年3月,美軍提出“金帳汗國”自主協同攻擊彈藥項目,並將其列入“先鋒”計劃,旨在為美軍提供“改變遊戲規則”的新型作戰能力。

作為一種新概念武器系統,“金帳汗國”項目將傳統智能炸彈與“蜂羣”自主協同作戰理念融合,旨在使美軍GBU-39激光制導小直徑炸彈、AGM-158聯合空對地防區外炸彈、ADM-160微型空射誘餌等現有小直徑制導武器在發射後可協同規劃打擊行動,實現機載武器自主發射脱離、自主規劃航跡、自主攻擊目標。

在演示階段,“金帳汗國”項目共開發兩種武器系統——CSDB-1炸彈和協同式微型空中發射誘餌彈(CMALD)。據最新消息顯示,美軍已擱置協同式微型空中發射誘餌彈(CMALD),集中發展CSDB-1炸彈。

CSDB-1炸彈在GBU-39炸彈基礎上發展而來。GBU-39炸彈具備低成本、高精度和低附帶毀傷特點,採用全球定位系統+慣性導航系統制導,命中精度小於5米,射程75千米,可穿透90釐米厚的鋼混凝土。由於尺寸較小,美軍現役戰機可大量攜帶該導彈,執行單目標飽和打擊或多目標打擊任務。在GBU-39炸彈基礎上,通過加裝新數據鏈和處理器等,CSDB-1炸彈具備通信和自主評估目標等能力,可實現所謂“彈聯網”。

不可輕視的威脅

在世界史上,建立於公元13世紀至16世紀、橫跨歐亞大陸的金帳汗國曾給西方帶來重要影響,美國空軍以“金帳汗國”命名新型智能炸彈,意在表明新武器將像蒙古鐵騎般兇猛。

然而,該項目發展並不順利。據相關負責人介紹,2020年11月14日,“金帳汗國”項目完成第一次無制導空投演示,但12月15日進行的制導技術測試出現問題。一架F-16戰鬥機投下2枚CSDB-1炸彈後,由於軟件問題,數據鏈斷開,導致炸彈沒能命中目標,而是以非制導方式砸向目標區外的地面。

2021年2月19日,第二次制導測試結束後,美國空軍宣佈此前暴露的軟件問題得到解決,但顯然這種新概念武器遠未成熟,特別是作為關鍵的“彈聯網”技術穩定性問題,將決定CSDB-1炸彈是“智能炸彈”還是“笨蛋炸彈”。另外,使用F-16戰鬥機作為載機,也削弱了CSDB-1炸彈在強對抗環境下的生存能力。

然而,一旦這項技術成熟,在未來戰爭中“金帳汗國”項目開發的這種炸彈或將充當“敲門磚”,打擊遠程預警雷達、指揮與控制網絡節點,破壞中程彈道導彈、巡航導彈發射陣地,具備一定威脅。因此,外界需對其發展保持關注。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